第3194章 万众一心众志城
作者:指云笑天道1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檀道济,到彦之和檀祇都神色严肃,齐齐地以拳按胸,跟着发誓。刘道规的目光落到了到彦之的身上,正色道:“彦之,这里没有外人,但你这次附和鼓励王镇之出击,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我必须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这次就当是我代大哥还了当年京口建义欠你的。以后若是再心存私欲,保存实力,不救友军,我刘道规认识你,北府军的军法认不得你!”

    到彦之听得冷汗直冒,连忙说道:“这次我的错误导致战败,还请道规哥降罪责罚。”

    刘道规摇了摇头:“兵败之际,罚这罚那只会动摇军心,我连王镇之的败军之罪都饶过,自然也不会罚你。但是请你记住,现在局势危急,所有人都要拿出我们老北府兄弟那种宁可自己战死,也要掩护战友的精神出来,如此才能同心协力,共渡难关。”

    说到这里,刘道规顿了顿:“是的,我是知道,我们北府军一向锐意进取,惟功绩论,地位差不多的同僚将校,都互相瞟着同僚们,你争我夺呢,别说是你们,就是无忌哥,希乐哥,阿寿哥这些大哥,也免不了这样。无忌哥这回的失败,说白了不也是因为想要抢功出头,这才轻兵冒进吗?彦之你这回同意王镇之出击,不就是想在跟道济的竞争中占有优势吗?道济你明知有危险而不去阻止,不也是想着在后面相对安全,有功无过吗?若是你在第一时间就驰援前方,不是没有阻止敌骑,反败为胜的可能!”

    檀道济和到彦之都惭愧地低下了头,在深通兵法的刘道规面前,他们的这些小九九没有任何隐瞒的可能,他们也知道,刘道规斥退左右,只留四人在场时说这些话,是给足他们面子了,若是再不知好歹,心存功利之心,只怕下次再有所失,就真的会给军法从事了。

    刘道规刚才的话,语气极重,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至此,看到二将低头认错,才轻叹了一口气:“我们是武人,是男人,骨子里是争强好胜的,这建功立业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在大哥现在定的功爵评定规矩之下,更是如此,如果平时打那种必胜之战,大家争点功也没什么,可是现在是敌强我弱,形势万分危急,再象这次那样争功诿过,打各自的小算盘,那大家只会抱团一起完蛋,到时候不仅我们自己战死沙场,还要连累家人被人鄙视,唾骂,难道这就是大家想要的结果吗?”

    檀祗叹了口气:“别说了,道规,是我们的错,这些年也许是我们的胜仗打得太多,荣华富贵来得太容易了,所以想的东西也多了起来,不象以前那样上了战场,生死都可以不顾,对兄弟对战友比自己的命还要看重。而这次,我们已经几乎失了整个荆州,现在四面皆敌,只剩江陵孤城一座,兵力不到两万,又因为新败而人心惶惶,以前的桓楚旧人们甚至都可能有不少暗中在和敌人内通了,我们接下来必须加固城防,搜捕奸细,整顿守城器材,准备迎接敌军的攻城了。”

    到彦之咬牙道:“我愿意戴罪立功,主动在城中搜捕奸人,现在我已经有一些通敌的目标和证据了。”

    檀道济沉声道:“这城防之事,我愿意亲自负责,保管十天之内,江陵城固若金汤,任他几十万敌军来攻,也不会突破!”

    刘道规轻轻地叹了口气:“各位,你们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严防死守,准备困守江陵一座城池吗?”

    三将的脸上都闪过一丝惊愕之色,檀祗说道:“难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主动出击吗?现在荆州各地皆叛,至少也是中立,不再应这危难,连雍州的鲁宗之都不知道是敌是友,我们若是离了江陵,只怕再给敌军歼灭一部,可就麻烦了,到那时,恐怕连守城之力,也没有啦!”

    檀道济也正色道:“是的,虽然苟林和朱超石的兵马渡江东去,但他们是骑兵,机动性强,随时可能再回来,现在白帝已失,西边的蜀军十天之内就能东进江陵,而北边枝江一带的桓谦,一直在招兵买马,听说荆州旧部,每天投奔他的人日以千数,就连这江陵城中也有不少人跟他暗通款曲,彦之说得对,当务之急,要先斩杀那些城中的奸细,断了他们探我们的虚实,然后广积粮草,伺机渡江夺回湘中州郡,尤其是夺回巴陵粮仓,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到彦之正色道:“前个月,卢循把抢掠而来的粮草,财宝和辎重都屯于巴陵,这回他走得仓促,大部分的东西还留在那里没动,我们如果能夺回巴陵,就能重新控制湘南州郡,到时候以这些资源招兵买马,才有实力与贼对抗。”

    刘道规坚定地摇了摇头:“各位,你们讨论的,都是军事层面,敌强我弱,但这个强弱,是不确定的,因为妖贼起势太快,发展太迅速,所以看起来他们强,其实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核心兵力,仍然只有万余三吴老贼,再加上苟林新带的这两万陇右骑兵。其他的无论是岭南俚侗蛮人,还是新归附的各路余孽山贼,都只能壮壮声势,充个人数,战场上是起不了决定作用的。”

    “而我军虽然新败,可是各地守军现在集中在江陵,兵力成形,更是北府老兵精锐一万余没有受到损失,从你们这回出去击灭郭寄生等贼人的情况看,这些本地的势力,对我们构不成威胁,蜀军一向只能打顺风战,不会在我军实力未损时真的东进江陵,而桓谦,才是我们真正要打的首要之敌,不能放任他在枝江发展,不然的话,非但他的势力会越来越强大,就连北边给他阻隔的鲁宗之,恐怕也会转投入他的部下了。我相信这江陵城的防守,不在城防,不在江水,而在人心,只要人人效死,精忠报国,那就是最坚固的防御,没有任何人可以摧毁!”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