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金山
作者:石章鱼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火车餐车恢复了正常工作,很快为赵大新他们上齐了菜肴食物,师兄妹五人也没有心思仔细品味,草草吃饱了,有为罗猎艾莉丝还有二师兄汪涛打包了三人份的晚餐,一块回到了卧铺车厢。

    罗猎始终没能睡着,一闭上双眼,脑海中便闪现出那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子双手捂住脖颈却捂不住汩汩往外冒出鲜血的惨相。“是我杀的他!我原本可以不用杀了他的,我只需要用飞刀击落他手中的枪就可以了啊!”看见大师兄进来,罗猎忍不住倾述道。

    大师兄将餐盒递给了汪涛,并叫艾莉丝也过去吃东西,然后坐到了罗猎的身边,安慰道:“你没做错什么,小七,假若你没有干净利落地干掉那家伙,只是射落了他手中的枪,但他仍旧有能力伤害你大师嫂,对么?还有,你大师嫂怀了孩子,可经不起折腾啊,小七当时一定是保护大师嫂心切,才出了狠手的。”

    罗猎的脸上现出了少许笑容,问道:“大师嫂她还好吧?”

    赵大新笑道:“这不,幸亏你及时出手,她才能安然无事,放心吧,刚才吃了一个大汉堡哩。”

    罗猎终于笑开了:“大师兄,等你有了儿子,一定要让他拜我做师父。”

    赵大新挑眉做出怒状,道:“想报仇是不?记恨大师兄对你太严格了是不?”

    罗猎点头道:“嗯,被你猜中了,等你儿子落在了我手上,哼!看我一天不打他八顿,心疼死你。”

    赵大新笑道:“那你大师嫂生的要是个女儿呢?”

    罗猎道:“嗯……那我就伙同她一块一天打你八顿。”

    赵大新的一番话算是解开了罗猎的心结,心中那股子难受劲也随机好多了,虽然脑海中还时不时就闪现出络腮胡子的那副惨样,但至少不会再因此而打哆嗦干呕了。晚上睡觉时,罗猎还担心自己会被噩梦惊醒,但奇怪的是,这一夜睡得却特别踏实,等一觉醒来,火车已经驶入了加州的境内。

    也就是说,再过八个小时,便可以抵达目的地金山了。

    头天晚上没吃饭,因而,早晨起来后,罗猎感觉饥饿难耐,于是,便拖着艾莉丝,要去餐车吃东西。刚进餐车,便看到了海伦鲍威尔。

    “嗨!诺力,再见到你真高兴,请问,你做好接受我采访的准备了么?”海伦显然是等了很久,因而,罗猎刚进了餐车,便被海伦看到了,她立刻起身迎了上来,并热情地跟罗猎打着招呼。

    对女人来说,自己的男人被另外一个女人所纠缠,绝对是一件令人很不愉快的事情,哪怕明知道那女人纠缠的目的无非是一个简单的采访。因而,不用罗猎开口,艾莉丝便立刻怼了回去:“对不起,女士,我想诺力先生还没有彻底恢复,是不方便接受你的采访的……”起初说话还算客气的艾莉丝说着说着突然发怒,恶狠狠咬着牙接着道:“现在不会,待会也不会,永远都不会!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海伦微笑面对,微微耸了下肩,回道:“漂亮的女士,我想,你并不能完全代表了当事人,对么?诺力先生。”

    罗猎淡淡一笑,轻轻摇头,道:“不,女士,你错了,她完全可以代表我,我确实不想接受你的采访,抱歉!”说完,罗猎牵着艾莉丝的手从海伦的面前经过,来到了餐车的吧台前,点了两份早餐。艾莉丝在经过海伦身旁的时候,不由昂了下头,甩下了一个傲娇的眼神。

    正在等餐的时候,两位环球大马戏团的洋人同事也来到了餐车,一见到罗猎,立刻走过来给了罗猎一个大大的拥抱:“诺力,我都听说了,太棒了,诺力,你就是我们大伙心目中的英雄!”

    罗猎勉强笑道:“哪有啊,其实,我也是怕的要命。”

    另一同事道:“不,诺力,你就是英雄,你知道吗?那帮劫匪已经猖獗了快十年了,就连警察也没办法,但你一出手,便活捉了两个还干掉了一个,啧啧,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呢!”

    艾莉丝平日里跟同事们相处的很是融洽,而这两位同事也算是比较熟络的,最关键还是男同事,因而,艾莉丝显得很大方,主动和那两位同事开起了玩笑:“知道诺力的厉害了吗?哼,以后再见到艾莉丝的时候,一定要毕恭毕敬,不然的话,想想吧,你们会比劫匪还厉害吗?”

    那两名同事哈哈大笑,道:“以后见到艾莉丝姑娘,一定要绕道离开。”

    餐车服务员送上了罗猎点的早餐,而罗猎不乐意留在餐车中用餐,于是便叫服务员打了包,牵着艾莉丝便要离开。

    海伦再一次迎了上来,尚未开口,便被罗猎伸手挡住。海伦苦笑摊手,目送罗猎和艾莉丝离开餐车后,便立刻靠近了罗猎的那两位同事。

    “嗨,两位帅气的先生,早上好,认识你们真是我的运气,这是我的名片,我是金山邮报的记者,我叫海伦鲍威尔……”

    傍晚,火车终于抵达了金山。

    先一步抵达金山的小安德森已然等在了车站,老板亲自前来迎接,令环球大马戏团所有的演员员工都觉得很有脸面,虽然,他们心中很明白,老板更多是因为彭家班才会来车站亲自迎接的。

    演出主办方为环球大马戏团的演出演员定下的是威亨酒店。威亨酒店在旧金山算不上名气最大的酒店,但其装潢设施却是最豪华最齐全的酒店。

    这座始建于五年前如今刚刚开业的酒店坐落在金山黄金海岸边上,整个酒店设计以金黄色为基调,弥漫着浓郁的欧洲皇家风情,酒店大堂中有法兰西的青铜装饰,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兰西的水晶灯,甚至还有来自于大清的玉雕。

    这种等级的酒店自然价格不菲,酒店最低标准的房间也是双人间,双人间一天的费用就要达到十美元,也就是说,环球大马戏团的每一位演员的每天住宿费就在五美元以上。

    为了这次金山演出,环球大马戏团一共派出了五十余名演员,这还不包括那些运输各种参演动物的后勤人员以及饲养道具化妆等等辅助人员。当然,除了演员之外,其他人并没有资格住进威亨酒店。

    饶是如此,主办方在安排环球大马戏团的食宿上一天的花费也要超过四百美元。主办方当然不是慈善机构,他们邀请环球大马戏团前来金山演出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这些费用,自然会折合到演出票价中去。

    他们为环球大马戏团的演出定下了三美元一张票的天价票价,这个票价,几乎赶超了百老汇最顶级剧院上演的最火爆歌舞剧的票价。

    如此高昂的票价却无法阻止金山市民购票观看环球大马戏团演出的热情,首日演出的两千余张票只售卖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已告罄,接下来的两场加演也于当日卖出了九成以上。

    稍有犹豫的人们打算与第二天再去购票的时候,难过地发现,虽有的票均以卖完,想看到环球大马戏团的演出就只能以更高价的价格向已经买了票的人去索够。

    豪华酒店对艾莉丝有着强烈的诱惑力,但和回家相比,却还是差了许多。“大师兄,我可以不跟大伙住在一起吗?我想陪妈妈住几天,您放心,我是不会耽误排练和演出的。”

    赵大新道:“当然可以,艾莉丝,祝你快乐。”

    艾莉丝转而对罗猎道:“诺力,难道你不想见到席琳娜女士吗?现在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哦!”

    罗猎回道:“我当然想,可是……”转过头看了眼赵大新,得到了赵大新的同意,罗猎欢快地上前拉住了艾莉丝的手:“我们走吧!”

    赵大新在身后叫住了二人,从口中掏出了几张一美元面额的美钞,交到了罗猎的手中:“和艾莉丝叫辆出租车过去吧,这样会节省不少的时间,晚上你可以留在艾莉丝家中吃完饭,但九点钟之前必须回到酒店。”

    罗猎接下钱,点头表示记住了。

    席琳娜独自一人生活,为了节省开支,她在安东尼诊所的附近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公寓的条件很一般,甚或说有些简陋,当艾莉丝找到这幢公寓楼的时候,看到此番景象,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席琳娜是为了我才这样节俭的,可她并没有必要这样做啊,她在安东尼诊所的收入并不低,而我也有了相当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她完全可以住的好一些呀!”

    罗猎揽过艾莉丝的肩,感慨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艾莉丝对这句谚语却不甚明白,侧过脸来询问道:“诺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罗猎正想解释,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艾莉丝?真的是你吗?艾莉丝!”

    艾莉丝只听声音便分辨出那是妈妈席琳娜,立刻挣脱开罗猎的臂膀,转过身,扑了过去:“妈妈,我是艾莉丝,我就是你的小金丝雀。”

    母女俩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将罗猎完全晾在了一边。

    过了好一会,艾莉丝的心情平复了一些,这才想起了罗猎:“妈妈,我来给您介绍,这就是我在信中多次向您提到的诺力。”

    席琳娜盯着罗猎看了数秒,不禁遮住了口,惊诧道:“天哪,难以置信,你就是那个小天使诺力?”

    罗猎张开了双臂,笑着回道:“是的,席琳娜,我就是诺力,诺力这个名字,还是你给我起的呢!”

    席琳娜大叫一声,丢下了手中的包,张开双臂,迎上前,紧紧地抱住了罗猎:“上帝啊,当年你可还是个孩子,可一晃眼,就成了一个大男人了!”

    罗猎道:“席琳娜,四年不见了,你还好么?”

    席琳娜松开了罗猎,向后撤了两步,再将罗猎仔细打量了一遍,不由赞美道:“不单只是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大男人,难怪艾莉丝会那么喜欢你!”席琳娜说着,再一次拥抱了罗猎,还亲吻了罗猎的双颊。

    艾莉丝与身后嗔怒道:“席琳娜,你的小金丝雀可没你说的那样肤浅,即便诺力发生了变故,不再那么帅气了,艾莉丝也一样爱他,永远不会改变。”

    席琳娜听到了艾莉丝的抱怨,这才放过了罗猎,转而接过艾莉丝递过来的肩包,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哦,我都忘记了,你们两个一定很饿了吧,席琳娜请你们吃晚餐去。”

    艾莉丝撅起了嘴来,扭着身子道:“可是,我更想吃到妈妈做的晚餐。”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孩童时期吃到的妈妈做的美食可能是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席琳娜或许是因为艾莉丝的这个要求而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面庞上登时显示出满满的幸福感。“好啊,那今晚咱们三个就在家里吃。”

    席琳娜的厨艺相当不错,一道开胃菜和一道主菜被罗猎吃了个精光,以至于后面的甜点都有些吃不下了。吃饭时,艾莉丝向席琳娜述说着她离开金山远赴纽约求学工作的种种往事,这些事,其实艾莉丝在信中均有提及,但席琳娜还是像第一次听说那样,充满了好奇惊喜。

    “哦,妈妈,差点忘了给你说最重要的一件事了。咱们的诺力是一个大英雄,他在火车上亲手杀死了一名劫匪,还和大师兄一起活捉了两名劫匪。”

    席琳娜惊呼道:“上帝啊,这太可怕了,诺力,你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反抗劫匪?上帝啊,你要知道,那些劫匪都是一些杀人如麻的狠心家伙啊!”

    罗猎淡淡一笑,道:“席琳娜,当时劫匪要侵犯艾莉丝,我必须保护艾莉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诺力才能欺负艾莉丝,对么?艾莉丝。”

    艾莉丝咯咯笑道:“可是,艾莉丝有大师兄的保护,还有二师兄,三师姐,四师姐,五师兄,六师兄,他们都会站在艾莉丝这一边,所以,诺力,你最好还是放老实点,欺负艾莉丝是没有好下场的。”

    罗猎撇着嘴苦笑道:“是的,没错,我为此已经吃过很多次亏了,但诺力是一个坚持不懈的人,即便万般艰难,但还是要坚持欺负你。”

    这二人的拌嘴对席琳娜来说也就是一听一乐的事,可她却记下了罗猎的第一句话,是因为劫匪要侵犯艾莉丝,所以罗猎才会甘冒那么大的风险反抗劫匪。

    “艾莉丝,我真为你高兴,能遇到像诺力这样有担当有勇气的男孩,真的是你的福气,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罗猎赶在艾莉丝之前回应道:“席琳娜,谢谢你。”

    席琳娜疑道:“为什么要突然谢谢我呢?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起来四年前你生病的事情了吧,我是一名护士,照顾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你不用太过在意。”

    罗猎摇头道:“不,席琳娜,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谢谢你养育出了这么优秀的女儿。”

    艾莉丝突然嚷道:“诺力,你用词不当,不能只说优秀,必须要强调漂亮。”

    席琳娜笑道:“当然,最好再加上一个单词,无礼的。”

    艾莉丝听了,不由嗔怒:“妈妈!你可不能这样说你的女儿。”

    罗猎道:“我之所以不用漂亮来描述艾莉丝,是因为艾莉丝的美丽是有目共睹的,就连瞎子都能感受得到。”言语中说到了瞎子,罗猎的心弦陡然间被拨动了一下,四年了,瞎子安翟跟着师父老鬼回国四年了,起初还有些书信往来,可是,近两年却是音信全无。瞎子还好么?师父还好么?

    艾莉丝和罗猎心意相通,看到罗猎神色有异,立刻知晓了其中缘由,于是安慰道:“诺力,别想太多,安翟和师父好人有好报。”

    听到了安翟的名字,席琳娜想到了四年前的那个小胖子,好奇问道:“诺力,艾莉丝说的安翟是不是跟你一起从曹滨安良堂中逃走的那个小胖子呢?”

    罗猎情绪稍显低落,但还是简单将之后安翟的一些情况告诉了席琳娜,最后说道:“安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被人绑架的时候,他原本是有机会逃走的,可是他为了我却放弃了逃走的机会,额头上还挨了坏人的一铁棍,差一点就死掉了。”但随后便想到安翟因祸得福,成就了一双夜鹰之眼,罗猎不由笑开了:“那一铁棍虽然没能要了安翟的性命,却也将他的一双眼睛弄成了瞎子,大白天,就算只有米远,他都看不清楚一张脸来。”

    艾莉丝插话道:“所以,我们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瞎子。”

    席琳娜面有愠色,道:“艾莉丝,你不能拿别人的痛苦来开玩笑,这种做法是很不礼貌的。”

    艾莉丝辩解道:“可是,这是安翟自己要求的啊!”

    罗猎止住了那母女两个的继续争辩,接着道:“艾莉丝说的没错,安翟很喜欢瞎子这个绰号,另外,他也不是真瞎,他只是在强光下看不清东西,到了晚上光线暗淡下来后,他倒是比谁看的都清楚。我师父说,他这叫夜鹰眼,一百年或许都出不了一个来。”

    席琳娜虽说只是一名护士,但长期跟安东尼出诊,对医学知识了解颇多,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没能想到在哪本医学书上对安翟的这种情况有过记录或是解释,只能跟着感慨道:“这可真是个医学奇迹啊!”

    眼看着时间已经快到八点钟了,罗猎惦记着大师兄的九点前必须回到酒店的告诫,于是便准备告辞,艾莉丝依依不舍却也只能起身相送,并道:“诺力,请转告大师兄,明日一早八点钟我会准时跟大伙相见并参加排练。”

    席琳娜惊呼道:“艾莉丝,你在说什么?排练?天哪,难道你真的会登台演出吗?”

    艾莉丝骄傲道:“那当然,我和诺力还是压轴演出呢!”

    席琳娜捂着双眼颊痛苦道:“上帝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呀,我居然没有相信艾莉丝,我还以为她在信中说的那些只是在宽慰我,我该怎么做呢?我为什么没有去买票呢?”

    艾莉丝抱住了席琳娜,道:“妈妈,你别难过了,三美元一张票实在是太贵了,如果你想看艾莉丝的表演,我可以和诺力在家里演给你看啊!”

    席琳娜是真的很痛苦,依旧捂着眼睛不住摇头,手指缝中渗出了泪水。

    罗猎道:“席琳娜,我可以去问问小安德森先生,或许他手中还有余票呢。”

    席琳娜这才松开了双手,双眼中饱含着泪花,道:“谢谢你,诺力,我是真的很想看到艾莉丝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可是,我为什么没有相信艾莉丝在信中告诉我的那些情况呢?我真的不配做一个妈妈。”

    艾莉丝抱紧了席琳娜,哽咽道:“不,妈妈,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不管怎样,艾莉丝都爱你。”

    罗猎忽然笑道:“席琳娜,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看到艾莉丝的演出,假若小安德森先生没有了票,那我就带你进剧院的后台,在那儿,虽然看不到艾莉丝的正面,但也一样能看得清整个舞台。这一点我向你保证,我一定能做得到。”

    席琳娜这才好过了一些。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罗猎见到了小安德森。

    “哦,诺力,实在抱歉,我的手上也没有余票,太晚了,一张都没剩下。”面对罗猎的请求,小安德森显得很遗憾。

    罗猎略有失望,但随即提出了第二个请求:“可是,小安德森先生,艾莉丝的妈妈是真的很想看到她女儿的演出,如果没有票的话,那我能不能把她带到后台呢?”

    小安德森先生道:“是艾莉丝的妈妈?嗯,我很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诺力,你看这样好不好,请艾莉丝的妈妈来我的包厢观看演出,我可以让主办方为她加个座位。”

    罗猎激动道:“那真是太好了!小安德森先生,我替艾莉丝和她妈妈谢谢您。”

    小安德森道:“不,不,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艾莉丝是咱们环球大马戏团的重要演员,我早就该想到,金山是她的家乡,她一定会有票务上的需求的。诺力,请将我的歉意转告给艾莉丝,我会尽力弥补所犯下的错误。”

    只是在包厢中加个座位而已,但经过小安德森这番言语表达出来之后,却是令罗猎异常感动。

    席琳娜观看演出的事情有了着落,罗猎的心情也放松下来,向小安德森先生再次致谢后,罗猎端着食盘便要到另一张桌台上去就餐,小安德森却叫住了罗猎:“嘿,诺力,别离开我啊,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跟你沟通呢!”

    小安德森先生对员工非常和蔼,但毕竟其身份是老板,跟老板同桌吃饭总是有些拘谨,可是,小安德森已经开口了,罗猎也只好坐了下来。

    “我听说你和你大师兄在纽约最后一场演出中成功表演了飞刀射飞刀的节目?”说到了这场节目,小安德森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奇。“天哪,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诺力,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罗猎淡淡一笑,停下了刀叉,回答道:“没有什么也别的,小安德森先生,只有勤学苦练,再加上大师兄教的好,所以我才练成了这项绝技。”

    小安德森吃着东西,做了个手势,示意罗猎不必拘谨,“有没有兴趣将这个节目搬上金山的舞台?我想,如果你们能成功演出这个节目的话,旧金山的人们一定会疯狂的,他们会认为三美元一张的门票实在是太划算了。”

    罗猎规规矩矩应道:“这个,我可能需要跟大师兄商量一下。”

    小安德森点了点头,道:“我还听说了一件事,在火车上你们遇到劫匪了?你和你大师兄联手杀了劫匪?”

    罗猎道:“是的,小安德森先生,我们并不想惹事,可劫匪的行为令我们忍无可忍。”

    小安德森道:“我可没有埋怨你们招惹是非的意思,我是想说,你们干的漂亮,我为你们的勇敢感到自豪,你和你的大师兄,包括你们彭家班其他师兄师姐,都是好样的!”

    罗猎道:“谢谢小安德森先生的理解和赞扬。”

    这时,彭家班的其他成员也取好了食物,小安德森招呼他们过来坐在了同一张圆桌,话题自然离不开火车上的那档子事,聊到大伙都吃了个差不多的时候,小安德森将话题转移到了当晚的演出节目上来。

    赵大新道:“说实话,我们创作这个节目的时候,也没想到观众的反应会那么热烈,表演的难度并不大,奉献给旧金山观众也是应该,你说呢,小七?”

    罗猎吃着东西,点了点头,道:“我听你的,大师兄。”

    早餐后,大伙去了演出场地。演出主办方对环球大马戏团的招待规格绝对是一流的,但就是有一点做得不够,没有给马戏团提供可以彩排练功的地方,唯一能用的便是现场的演出舞台。而那些需要用到动物的节目更需要适应场地,因而,彭家班的人为了把时间节省下来给别的节目,只是稍微熟悉了一下场地便算是完成了彩排。

    当晚的演出非常精彩,先前上演的节目博得了观众们的阵阵掌声,待到报幕员报出接下来将上演本场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所有观众均是翘首以盼,他们知道,能作为压轴演出的节目一定是最为精彩的节目。

    赵大新和艾莉丝首先登场,按照设定的情节,他们两个做为搭档表演了传统的飞刀节目,这时,罗猎和四师姐登台,展露出更加精妙的飞刀绝技来,艾莉丝被罗猎所吸引,要和罗猎成为搭档,赵大新吃醋,提出跟罗猎决斗,从而完成最终的飞刀射飞刀。

    赵大新的技艺没的说,和艾莉丝配合的极为默契,赢得了观众们的数次掌声。待到罗猎登场,观众的热情已被点燃。

    可就在这时,意外出现了。

    罗猎手扣飞刀,正欲挥手发出的时候,眼前突然闪现出那名劫匪手捂脖颈鲜血汩汩冒出的景象,罗猎一怔之后,眼前劫匪的面容忽地又变成了四师姐的模样。罗猎猛地甩头,想将眼前的幻觉甩掉,可是,那幻觉却越发清晰。

    罗猎心慌意乱,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不自觉地抱住了脑袋蹲了下来。

    舞台上,赵大新艾莉丝还有四师姐急忙围了上来。

    舞台下,观众们早已经乱做了一团。

    演员身体有异样,表演不下去,这一点,观众们可以理解,但是,既然演员身体有异样,为什么还要安排演出,不能事先调整节目吗?这一点,才是观众们的意见所在。

    包厢中,小安德森先生起初还轻松地跟席琳娜聊天说话,夸赞艾莉丝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演员,却见席琳娜的笑容突然凝固,转头再看,台上台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节目演出失败,这在马戏表演中实属正常,多数情况下,观众们都会以起立鼓掌的形式来表达对失败演员的尊重和鼓励。但这次不一样,那个帅气的东方小伙子并不是失手出错,而是身体有明显不适,根本不适合演出。在不适合演出的情况下还要强行登台,这使得观众们感觉被愚弄了,因而聚集在剧院中吵吵嚷嚷不肯离去。

    主办方手足无措,只能求助于小安德森。

    小安德森先到了后台找到了赵大新了解情况,赵大新解释道:“罗猎在火车上杀了人,有了心理阴影,我开导过他,觉得他应该没问题了,谁知道,刚才在舞台上又不行了。”

    小安德森点头表示了理解,并关照彭家班其他成员好好照顾罗猎,然后登上了舞台,向观众们解释道:“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一下,我是环球大马戏团的总经理小安德森,就刚才的事件,我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同时,也要做些解释。”

    洋人们这一点倒是挺好,虽然一个个肚子里都是意见纷纷,但当小安德森要做解释的时候,大家还是给了他机会。

    “刚才在台上晕倒的演员叫罗猎,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小伙子,他诚实,善良,勇敢,富有正义心,就在前来旧金山的火车上,他亲手杀死了一名劫匪,还和他的大师兄一起活捉了两名劫匪。可是,一个善良的孩子被迫杀了人,这种感觉并不好,刚才就在这台上,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当时的景象,所以,他才会晕倒,所以,我想你们应该原谅他!”

    待小安德森解释完,观众们居然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编什么理由不好呢?居然能编出杀了劫匪的这种理由?真是可笑,那劫匪能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吗?政府动用了那么多的警力,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是连一名劫匪也没抓到,就凭你环球大马戏团的一名演员就能杀了一名活捉两名了?

    观众们被愚弄的感觉更加强烈。

    后台中,罗猎非常痛苦,艾莉丝抱着罗猎,不住声的安慰着。

    “大师兄,我想,我可能再也无法登台了。”

    赵大新道:“小七,别想太多,艾莉丝说得对,时间会冲淡一切,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重新站到舞台上,而且,比以前更要光彩夺目。”

    艾莉丝跟道:“是的,诺力,你千万不要灰心,相信自己,你一定能够战胜自己的。”

    罗猎双手抱紧了脑袋,紧闭着双眼,摇头道:“我对不起彭家班,对不起环球大马戏团,对不起小安德森先生,更对不起师父。”

    赵大新轻叹一声,坐到了罗猎的身边,柔声道:“小七,大师兄当年经历过和你一样的事情,那时候,大师兄和你差不多大,但飞刀技艺却远不如你,有一年,我跟师父一起去演出,路上遇到了几个小流氓在欺负一个小姑娘,师父看到了,忍不住便把那几个小流氓教训了一顿,可当时那几个小流氓中有一个人摸出了刀来要在背后偷袭师父,我情急之下,便用飞刀射向了他。那个小流氓当场就死了,师父怕我吃官司,于是便带着我远渡重洋,来到了美利坚。”

    二师兄汪涛过来跟道:“我,还有三师姐,四师姐,以及五师兄六师兄,都是师父在美利坚收下的。”

    赵大新接着道:“那段时间,我也是一闭眼就想到了那个小流氓惨死的样子。但是啊,小七,如果当时大师兄不出手,那个小流氓的刀子便有可能扎进师父的身子,你说,我杀他对还是不对呢?”

    罗猎微微点头,道:“对,当然对。”

    赵大新长叹一声,道:“这不是和你火车上的情况一样么?”

    罗猎道:“道理我都懂,大师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闪现出那个景象,我便手脚发抖。”

    赵大新道:“我能理解,师父带我来到了美利坚的时候,距离我杀了那个小流氓都过去了快半个月了,可我一样登不了舞台。小七,错不在你,在大师兄,大师兄应该能想到你的问题,不该安排你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登台。但是呢,你也不应该灰心丧气,慢慢来,总一天你会忘掉它的,大师兄不就熬过来了吗?小七,你的各项素质,可是比大师兄要优秀多了,这可不是大师兄在恭维你,这是师父说过的呀。”

    师父却是夸赞过罗猎,说他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而且非常适合练习飞刀,只要肯刻苦,成就必将超越大师兄。事实也证明了师父的话并非妄言,单论飞刀技艺,如今的罗猎真不在大师兄之下,就是舞台表演经验上,还是比大师兄有所欠缺。

    赵大新的这番话重新激发起了罗猎的斗志,他点了点头,道:“大师兄,我记下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安顿好了罗猎,赵大新步出后台,想去舞台上助小安德森一臂之力。汪涛追了上来,问道:“师兄,你真的杀过人?”

    赵大新苦笑道:“不这么说,怎么能安抚得了罗猎呢?”

    回到舞台上,小安德森已经是大汗淋漓颇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见到赵大新走上来,也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赵大新走到了舞台前沿,双手抱拳,一揖至地。

    观众们识得赵大新,对他在罗猎上台之前的表演还算满意,见他出来后鞠了这么深的一个躬,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于是便逐渐安静下来。

    “各位,实在抱歉,我非常理解你们的愤怒,是我的错。”说到这儿,赵大新又是一揖至地。

    愿意花三美元看一场马戏演出的人都不是穷人,这些有钱有身份的人并不喜欢起哄闹事,他们只是觉得被节目演出方所愚弄而有些不快,如今终于看到有人出来认错道歉,大多数人便已经准备接受道歉并离场了。

    可这时,赵大新却多嘴继续解释道:“我师弟就在前天的火车上亲手杀死了一名劫匪……”

    此言一出,已经平静下来的观众情绪再次爆发。

    这已经不再是没有诚意的牵强解释了,这分明是联合起来愚弄观众呀!

    愤怒的观众再也无法忍受,局面一度失控,部分观众甚至还望舞台上投掷杂物。

    所幸,这时候警察到场了。

    当着警察的面,观众们不便再继续发泄心中的不满,局面这才有所平稳,观众们开始陆续退场。

    等事件完全平息,小安德森和赵大新回到了后台。

    赵大新道:“小安德森先生,实在抱歉,是我错误地估计了罗猎的状况,造成今天的局面,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小安德森先生一声长叹,道:“这不能全怪你,赵先生,我们都高估了诺力的心理素质,实际上,很多警察能难以渡过第一次杀人后的心理阴影。”

    赵大新道:“谢谢小安德森先生的理解,可是,我不明白,旧金山的观众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包容性呢?”

    这在这时,主办方的一位高层人士走了过来,一见到小安德森便不住地叹气摇头,并抱怨道:“小安德森先生,无论那位小伙发生了什么,你也不能编造故事来哄骗观众啊!金山虽然比不上纽约,但金山的人民和纽约人民有着一样的素质,他们不是不愿意包容演员在舞台上的失误,但是,他们也一样不愿意被谎言所愚弄。小安德森先生,不单是观众们对你的解释很不满意,我方经认真研究,也认为你在舞台上的那番话说的极不妥当,我想,你欠了我们一个道歉,同时也欠了金山人民一个道歉。”

    小安德森先生郁闷道:“哦,不,乔治,你的话我不能接受,我在舞台上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绝无半点谎言。”

    乔治耸了下肩,脸上写满了不屑,道:“小安德森先生,很遗憾,就在刚才,我们已经向金山警察局核实过,不错,那趟火车上确实发生了劫匪抢劫的事件,警察与劫匪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但很遗憾,没有一名劫匪被击毙,也没有劫匪被抓捕,所以,我们认为你,环球大马戏团的总经理小安德森先生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不过,我们之间的合约还要执行下去,我们该支付给你的款项也会一分不少地支付给你,但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应该到此为止不再有今后了。”

    赵大新想插话解释,却被小安德森制止了。小安德森笑了笑,微微摇了下头,道:“好吧,乔治,我无法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因此,也无法反驳你。不过,我希望当你知道你错了的时候,会主动跟我联系。”

    小安德森的话音刚落,乔治的一名同事便冲了过来,手中高举着一份报纸,边跑边喊:“乔治,乔治!天哪,真希望你什么都没来及说!”

    乔治的同事手中拿着的是金山邮报,头版的整一版只有一篇报道:飞刀英雄横空出世,火车劫匪一死两活捉。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