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重大行动
作者:西方蜘蛛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龚鹿彩的起义是真的,而且决心非常强烈。”

    才回到上海,法正立刻汇报道:“我和他接触过,他说自己再也不想当汉奸了,根据评估和各级情报,基本可以确定。”

    孟绍原仔细的听了:“继续。”

    “是,目前龚鹿彩有两个顾虑。”法正继续说道:“第一,是他的家人目前都滞留在南京,龚鹿彩请求我们把他的老婆孩子接出来。早年间,他老婆和他一起同甘共苦,所以,龚鹿彩绝对不会抛弃她的。

    龚鹿彩的家虽然没有特务看守,但距离汪伪政权的办公地点很近,转移起来难度颇大,而且如何离开南京,也是一个问题。我已经通知南京方面的同志想办法了。”

    “还有一个顾虑呢?”

    “目前,日本人因为对龚鹿彩起了疑心,他手边可以动用的部队,只有一个警卫营。他原本是想带领全师起义的,一个营,在他看来太少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营,一个连,哪怕是他一个人起义意义也是重大的。”孟绍原正色说道:“龚鹿彩的身份特殊,他是汪伪伪军的副司令,他的反正,要远远的超过了常熟那一次,这点,其实龚鹿彩心里也清楚。

    他真正顾虑的是什么?反正后的待遇问题。他在汪伪那里是高官,起义后,我们会给他什么样的待遇?他是反正人员,过去享有的过来后还会不会继续保留?这些,他都不得不考虑。”

    在那想了一会:“法正,你立刻再去一趟,必须打消他的这些顾虑。告诉他,只要过来,他过去的待遇一律不变。我同时会向重庆方面请示,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他一个最满意的答复。”

    “是,那我立刻启程。”

    “齐雪贞!”

    “到!”

    “立刻和老家联系!”

    ……

    孟绍原一直都在焦虑的等待着。

    龚鹿彩一旦起义,造成的影响必然会轰动全国,给敌伪以沉重打击。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

    但是重庆方面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吗?

    毕竟,这也不是戴笠说了算的。

    这事,得委员长点头才行啊。

    “报告,重庆方面来电。”

    齐雪贞进来的时候脚步有些匆忙:“上面已经答应,一旦龚鹿彩起义成功,授予他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衔,薪水五百元,每月补贴五百元!”

    好家伙!

    不受“国难饷”的影响啊。

    “是不是立刻通知法正?”

    “等等。”孟绍原阻止了齐雪贞:“我听法正介绍,龚鹿彩这个人顾虑比较多,现在只是口头任命,他未必就会相信。你立刻去帮我做一张委任状。”

    “啊?”

    齐雪贞都听得懵了:“孟处长,咱们军统的委任状,立刻可以发放,可龚鹿彩是**中将啊,咱们哪有资格发放?”

    “管不了那么多了。”孟绍原懒得去想这些:“你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行,到时候掉脑袋的是我,又不是你。他妈的,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给我做得逼真一些。此外,再准备一套**陆军中将军服。还有,一百两黄金!”

    “明白!”

    齐雪贞听了咋舌不已。

    胆子真的通天了,敢伪造**中将委任状,只怕将来早晚都有一天,他孟少爷能把天给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孟绍原却一点都不在意。

    伪造将军委任状算什么?

    这件事一旦办成了,自己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善后?

    善后那是戴笠的事情。

    自己就躲在上海了,怎么着?

    他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我把李之峰叫进来。”

    李之峰进来的时候,那叫一个愁眉苦脸。

    得罪了孟绍原的下场是什么?

    军统局上海区上上下下谁不知道?

    “怎么样,最近工作还算顺利?”孟绍原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长官,您就说吧还准备怎么对付我!”

    李之峰一仰头,视死如归!

    “派你个苦差事。”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你他妈的,搭得上吗?送死你也去?”

    “八千里路云和月……待从头,收拾旧河山,朝天阙!”

    “那成,我就下任务了。”

    “长官,饶命啊!”李之峰忽然怪叫一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您让我扫厕所也就算了,还让我扫马路,洗衣服,当花匠。我好歹是**军官啊,我错啦,我再也不敢啦。念在我们在侯家村一场血战,您就饶了我吧!”

    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动容。

    “小李啊,知道错就好了,改了还是好同志嘛。”孟绍原语重心长:“吴静怡目前是我们内部,本长官最大的敌人,你身为我的卫队长,应该和本长官一起,联起手来,一致对外,怎么可以和敌人一起,来对付本长官呢?”

    “是的,长官,长官英明,职部再也不敢了。”

    “过去的,那就过去吧。”孟绍原一挥手:“从现在开始,你要对本长官忠心耿耿,忠肝义胆,忠义双全……忠,还有什么忠来着?”

    “忠孝两全,忠贞不渝,忠言逆耳……”

    “够了,够了,嗯,忠言逆耳?这算吗?”

    “算,算了,要不职部再来几个。”

    “成了。”孟绍原悄悄放低了声音:“你找两个可靠的人,就徐乐生和石永福,和我一起到南京去。”

    “什么?去南京?”李之峰一惊:“那可是敌人的老巢啊,太危险了。就我们三个人,万一出事的话。”

    “南京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孟绍原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你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记得,要想确保我的安全,这件事不许泄露分毫。对了,卫队里还有谁是绝对信得过的?”

    “郝丰文!”李之峰不暇思索脱口而出:“那是咱们卫队的老人了,血战侯家村,就咱们三个人活下来了。”

    说到这里想起死难的兄弟们,眼眶情不自禁的又红了。

    “那好,你让郝丰文帮我办件事。”孟绍原低低吩咐了一会。

    李之峰却有一些发懵:“您这是?”

    “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孟绍原似乎有些出神:“我不知道我的判断准不准。准备去吧,明天出发!”

    “是,明天出发!”

    李之峰也不再迟疑,匆匆走了出去。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