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一十一章 汇合
作者:楚枫楠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与人共同探索仙界碎片之行中易天遇见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光明天’的长孙亭。说起来有个下界真仙的分身同行其实也是有着说不出的好处,至少有高人在旁指点下自己也能够对仙界碎片之中的情形了解的更多点。

    只是易天还是心生戒备,说起来在这仙界碎片之中发生任何事都有可能。防人之心不可无,心中挂念住这句话后二人便架起遁光一前一后朝着仙界碎片深处径直飞去。

    期间长孙亭则是开口说道:“我飞过一圈数十万里后途径一处有些机缘,只是一个人出手比较麻烦。倒是易小子运气好跟我前去二人合力将那处的守卫处理掉即可斩获机缘了。”

    “哦,不知道前辈是在那里找到了什么天大的机缘,”易天试问道。对于别人的话易天也不会轻易相信至少也要在了解完实际情况后权衡下利弊才行。

    长孙亭转过头来传音解释道:“之前我从东面一路飞来路过处仙元灵池,发现那里面蕴含了大量的仙元之力。”

    “哦竟有此事,”易天则是眉头微微一挑回道:“不知哪里情况如何?”说起如果真是如长孙亭所说的那般轻巧那他为何路过了却又不进去获取机缘,这其中必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

    易天当然不想被人拿来当枪使了,所以还是非常谨慎的询问了起来。

    长孙亭听罢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开口解释道:“我发现那里有一条鲤龙守护,一个人无法对付得了所以还是想要找个帮手一起出手才行。”

    “鲤龙难道就是那些仙界鲤鱼所化的真龙么?”易天惊讶的问道:“如此灵物实力必定不凡,单凭长孙前辈和我二人便可以对付得了的么?”

    长孙亭闻言则是淡淡一笑道:“说起来你对于仙界之事了解不多,这鲤鱼化龙在仙界之中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这些鲤龙也都是仙界之物啊,说到底也都是龙类不必普通的灵兽,”易天说道。

    “虽是仙界龙类可这些真龙之中也是有区别的,”长孙亭却是大有深意的说道。

    “不知有何区别呢?”易天问道。

    “鲤鱼化龙不过是最为普通的那些,比起那些蛇类化蛟,蛟再化龙差了不是一点两点,”长孙亭如是说道。

    原来这化龙还是有三六九等的,易天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随后接着问道:“不知哪条鲤龙的实力如何,我们二人是否有能力应付得来?”

    “我见他不过是刚刚化龙不久,估计在罗天仙界崩塌之时还只是条鲤鱼罢了,”长孙亭开口说道:“按实力分差不多应该是刚到大乘期的样子,所以你我二人联手应该应付得来。”

    “怎么会这样,此处仙界碎片从仙界崩塌至此也有数万年之久了,搞不好十数万年也有了,”易天却是面露凝重之色回道:“前辈说这鲤龙刚刚褪去鱼鳞化成龙形恐怕也是有些问题的吧。”

    “哦,此事你有所不知,”长孙亭闻言脸上丝毫不介意,随后解释道:“仙界碎片崩塌之后原本的仙元之力就会缓缓流逝,只是此界太大而且流逝的缺口又不多所以才能保留的如此完整。但此界内的时光流逝还是保留着仙界那般的速度,对于灵界之人来说不过是数万年之久,但对于仙界碎片内中不过是只过了数千年而已罢了。”

    原来还有如此这般情形,易天听罢却是联想到自己之前进入过的仙界碎片好似也没有类似事情发生么。脸上的狐疑之色不改面色则是变得更加凝重起来,脑海之中思索着:“莫不是长孙亭在忽悠自己,之前也去过两次仙界碎片从未有发现那里的时空比外界有什么不同之处。”

    想罢则是露出一副将信将疑的神色道:“不知那里的鲤龙此时已经化龙多久了?”

    “不超过五千年,”长孙亭一口断定道:“我见过那条鲤龙两腮,那代表着龙族岁龄的龙须只是一色的,必定是不满万岁,而且长度似乎只有一半的样子这才会有五千岁的判定。”

    “那不知前辈对付那鲤龙到底要什么呢?”易天又问道。

    “自然是要取其龙肝了,”长孙亭笑道:“在仙界之中龙肝凤髓本就是难得的食材,即便是鲤龙身上的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果我能够取过一份龙肝吸收炼化实力可以恢复至本尊的两成左右。”

    难怪长孙亭会如此上心,这龙肝凤髓本就是仙界之中的顶级食材。对于这些下界的真仙分身有着不可或缺的诱惑。

    但易天目光扫过长孙亭只见他现如今似乎修为没有太多的长进,相比较于邬绝似乎实力略逊一筹了。

    即便是自己明面上也比他强了不少,可易天心中清楚对方隐藏的实力绝对不简单。如果让长孙亭顺利获取了鲤龙龙肝将修为提上去的话现如今的实力平衡就会被直接打破了。

    如此易天也是内心纠结万分,没想到已进入仙界碎片之后就碰上这么一档子麻烦事。原本是想以邬绝和长孙亭互相之间制衡之下自己从中渔利,可没想到这般脆弱的平衡这么快就要被打破了。

    想归想可易天脸上却是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安的神色,随后又开口问道:“不知前辈认为那处的鲤龙为何会在仙界崩塌之后还活着,据我所知仙界崩塌后大部分的生灵都会被虚空风暴卷入空间嫌隙之中,能够逃出来的少之又少。”

    长孙亭闻言也是脸上露出不解之色道:“我也不知道这条鲤龙是如何逃出生天的。不过我进来许久后这也是第一次在内中遇见有活着的生灵。”

    “那前辈认为这其中还会有其他什么活着的生灵吗?”易天问道

    长孙亭眉头微微皱起道:“我也说不清楚,但能够遇见个把生灵总是好事,而且我知道罗天仙界内底蕴不少,即便是仙界崩塌其中门大能者也能将其重新找到拼接后连回仙界去。”

    “前辈何以会有这般说辞,难道此处的仙界碎片总有一天会被上界的大罗天仙巡回么?”易天惊讶的问道。

    “会不会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罗天仙宫的实力不简单,那仙宫之主自然是有能力将失去的一方仙界碎片找回的,我们也只能趁着他老人家未动手前先来此处打打秋风罢了,”长孙亭说起这脸上也是露出些许忌惮之色来。

    而易天却是从他的话语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感情这长孙亭和邬绝都是下界来趁火打劫的。对此易天也真是感到遇人不淑,说起来他们二人都是心怀不轨之辈。而自己却是宗门嫡传,眼看着宗门又要遭一番劫难自己却又无能为力易天心中也是颇为焦急起来。

    不过长孙亭也提及这罗天仙宫之主似乎还健在,而且将来始终会出手将这些散落至灵界的仙界碎片强行收回的。只是不知那一天何时会到,但有一点易天确实明白至少自己宗门在仙界之中还未被灭绝。

    想到这里易天话锋一转问道:“不知前辈对于仙界之中三十三天外的罗天仙界有多少了解?”

    提及这长孙亭脸上倒是闪现过一丝羡慕之色,随后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仙界之中的情形,那里远比你想的要浩瀚。”

    “还请前辈赐教,”易天恭敬的道。

    “但说我所在的‘光明天’只不过是仙界之中的初级层面,和邬绝所在的‘自余天’一样,在这般初级层面内至多只能将修为提升至天仙的地步,”长孙亭唏嘘道。

    “是么,那不知罗天仙宫所在的罗天仙界内实力如何?”易天问道。

    “罗天仙宫的外门弟子都有天仙的实力,远非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的,”长孙亭说道:“至于其内门弟子都是清一色的太乙金仙,而其宫主执掌罗天仙界自然是有大罗天仙的实力,据说其真正的修为远不至此,而他的本尊此时应该去了三十六重天外天了在圣虚之界聆听道祖的讲经。”

    听到这易天心中似乎感到轻松了不少,没想到自家宗门竟然实力如此之强。可惜那罗天仙宫之主去道祖那里听经却不知宗门所在的仙界已经崩塌了去,想罢则是淡淡的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们能入到此仙界碎片之中来也是莫大的机缘了。”

    “可不是么,但罗天仙界即便是崩塌落下后其留存的底蕴也是惊人,”长孙亭说道:“虽然我暂时没找到其他的传承,但光是这条鲤龙就抵得上此行所有的了。”

    正说着易天发现长孙亭的遁速缓缓减慢,飞行高度也是逐渐开始往下落去,心中便意识到二人似乎是快到那鲤龙暂居之地了。

    低头俯视了下,易天看到前方不远处三千里开外有座巨型的湖泊在。而在那湖泊的上方却是有着五彩瑞光闪现。长孙亭伸手一指那瑞光所在的位置道:“就是那里了,那瑞光之下正是鲤龙的栖息之所。”

    “难道我们就这样飞去,也不知道那条鲤龙此时是睡是醒呢?”易天问道。

    “之前我就远远地打量了下,应该是尚未苏醒的样子,正好我们可以收敛起息悄悄潜过去看看情况,”长孙亭说罢将身上的灵压波动收敛起来。

    易天也是依样学样,将灵压波动收敛至最小后悄悄跟在长孙亭身后一路潜行过去。

    三千里的路程不过花了二人十数息的时间,来到那处湖泊上空后长孙亭则是开口道:“易小子你下去引那鲤龙上来,我们在其出水面后直接出手将其灭杀。事成之后我只取龙肝便可,其余的都归你吧。”

    听上去这般买卖似乎自己也没吃什么亏,可易天心中清楚下去引那鲤龙上来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何况自己又会成为鲤龙的第一攻击目标,长孙亭说的轻巧可到头了还不是要坐收渔翁之利。

    想罢则是面露难色道:“好让前辈得知在下所修炼的功法在水下环境处处受制,未必能够尽的全功。”

    长孙亭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颗三寸大小的珠子隔空递了过来道:“这是我‘光明天’的‘避水珠’暂且借你一用吧,只需将灵力注入后便可以在自身周遭形成一道避水隔膜结界了。”

    听起来这东西和自己从海鳄龙身上所拿到的‘镇海珠’功用类同,只是这次易天知道自己决不能平白无故出手,无论如何都要讹上一次长孙亭才行。

    伸手接过‘避水珠’后易天将其祭在手中用神念打量了下发现此物应该是仙界某种海兽的眼珠子才对。随即将其收起后才转身道了句:“如此前辈暂且于空中稍等片刻,待我下去查探一番引那鲤龙上来。”

    说罢头也不回的直接转过身来朝着下方湖泊水面落下,只是不知此时身后的长孙亭脸上却是露出诡异的笑容盯着易天打量了下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

    虽然易天没有看到长孙亭的表象但实则心中早有预计,自己和这些下界真仙虚以为蛇也都是表面客气罢了。实则大家心中都有一份小九九,长孙亭分身下界他的实力不强也只能暂时忍耐一下。

    进入到水下之后易天没有取出那颗‘避水珠’而是将之前的‘镇海珠’拿了出来用。对于这些莫名而来的宝物自己可不敢轻易使用。事关自己的生存安危还是要用最为妥当的灵器才行。

    ‘镇海珠’灵光闪过后化作个圆形的光膜罩在自身四周,而后缓缓缩回至体表后形成了一道虚影光膜将四周的水流都隔开在外。

    易天则是趁势落下不断的往湖底游去,同时眼中紫芒闪过开始搜索起这湖底内鲤龙所在的位置。

    当游到三十丈深后神念便已经被隔断了去,无法察觉到湖面上方的情形了。

    与此同时在湖泊上空又有一道灵光飞遁至此,正是‘自余天’的邬绝。只见他匆匆赶来后开口问道:“那小子下去了吧?”

    长孙亭点了点头回道:“是的,只要他将鲤龙引出水面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虚情假意,”邬绝咧开嘴笑道:“不知道你底细的人还真以为你是个谦谦有礼的君子呢?”

    “彼此彼此,我们来此不都是为了寻找罗天仙宫那遗失的道统么?”长孙亭闻言却是脸上露出讥笑之色道:“只有恢复了实力才有机会继续探索下去,否则其他什么都是白搭。”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