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臣保举一人
作者:爱喝甜辣酱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刘禅没想到自己随意卖狠居然卖出了这样的效果,

    他摸了摸下巴上缓缓冒出的胡须,一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捏起可乐罐,吨吨吨地灌了三口,稍作沉思,笑道:

    “大汉外姓不能封王,但鲜卑乃化外之民,当年檀石槐在时,灵帝便欲封其为王。

    只是当年檀石槐能一统鲜卑,震撼天下,现在步度根别说一统鲜卑,好像连轲比能都打不过,昊天上帝是怕他仓促出兵,中了曹魏的埋伏,反倒失了这位草原上唯一的信徒啊。”

    郁筑泥:……

    嘿嘿嘿嘿。

    伴随着刘禅的嘲讽,汉军诸将也发出一阵阵善意的笑声,都对步度根的这种行为表示非常理解。

    刘禅也懒得再跟郁筑泥多说,直接朝马良使了个眼色,马良呵呵一笑:

    “草原上的来人也不少,步度根想要为草原之主,还得拿出点本事来才是。”

    马良这话说得半真半假,郁筑泥哪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立刻想起了一个非常恶心的人——

    曹魏的护乌丸校尉田豫。

    牵招秉义壮烈,很对鲜卑人的脾气,但田豫不一样,此人外表老实单纯,实际一肚子鬼心眼。

    他特别擅长挑拨鲜卑各部内斗,然后帮助实力弱小的跟强大的对抗,让分裂的鲜卑各部彼此仇恨争斗不休,还鼓动鲜卑人帮助自己讨伐山贼,可谓是人尽其用。

    现在马良的表情跟田豫一模一样,让郁筑泥下意识的感觉到此人又要挑拨手段,可如果马良说的是真的,他还真的不得不防。

    步度根的实力现在远远没法跟轲比能相提并论,更别提当年一统鲜卑的猛人檀石槐。

    他开口就跟刘禅要当年被曹操抛弃的并州诸郡,完全是欺负刘禅不懂行,可没想到刘禅对鲜卑的情况这么了解,这下连郁筑泥都有点尴尬。

    封鲜卑王,为什么不找个实力最强,最能打,最能为大汉利益而战的人呢?

    至于信不信昊天上帝……

    哎呀,找个神像拜拜不就算信了?

    也只有太子年少,还真的这么较真,拿这玩意说事。

    他犹豫许久,谦恭地道:

    “轲比能反复无常,不得人心,不配为鲜卑之主,还请太子三思。”

    刘禅缓缓点头道:

    “此事事关重大,孤自然会好好考虑。

    但有一点还请足下转达步度根——

    此番大战,若是没有孤的谕令,步度根如若南下,便是跟我大汉为难。

    还请贵部三思了。”

    郁筑泥惊得满头大汗,只能不住地称是,抓紧低着头缓缓退出,将这个消息迅速带回雁门。

    “呼,还真是麻烦啊。”

    别看刘禅表面颇为豪气,心中却着实没底。

    正面对抗,就算不用火药,已经分裂的鲜卑也绝不是大汉的对手,

    但曹操当年之所以放弃云中、定襄等郡,就是因为受不了这些人来去如风各处袭扰,只好迁民南下,然后守住几个主要关口。

    若是曹魏打开雁门关,迎胡骑进入中原腹地,这些人凭借骑兵的速度来回进击,一旦坐大,还真是难以收拾。

    看来也只能先琢磨一下以胡制胡的手段,利用鲜卑的内斗,跟他们好好较劲一番了。

    “不知列位还有何高见?”刘禅问。

    诸葛乔第一个发言道:

    “我等愚见,哪里能比得上太子,想必太子早就智珠在握,我等以令而行便是。”

    滚啊……

    刘禅在心里暗骂,又把目光投向马良。

    马良温和地笑道:

    “臣刚才说草原来人,到也不是诓骗这厮,确实是有人来访,希望能跟太子联手。

    据他说,轲比能和步度根其实已经接受了曹魏的调遣,正在准备南下之事,咱们还要小心应付才是。”

    果然……

    刘禅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就一头下注,

    曹魏现在左支右绌,肯定什么条件都愿意答应这两个贪得无厌的鲜卑人,去他们那里要条件比来自己这里受脸色可强太多了。

    “不是此二人的手下,那来的是何人?”

    “是个匈奴人,叫刘豹。”

    “叫啥?”

    “刘豹。”马良见刘禅一脸惊恐,狐疑地道,“怎么,太子知道此人?”

    “呃,倒是略有耳闻。

    人我就不见了,叫……”

    刘禅本想说叫马良忽悠一下就行,可看诸葛乔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刘禅干咳一声:

    “叫军师将军应付!”

    刘禅对三国之后发生的事情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但戚金金曾经憋着笑告诉他后来灭掉西晋的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朝代。

    汉……

    而那个把刘禅奉为先帝的王朝创建人,好像就是这个匈奴人刘豹的儿子。

    乱认亲戚也得有个限度啊,希望这次阿乔能给他好好上一课。

    安排好这个,刘禅本想告退去网吧打一会儿游戏,可见马谡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奇道:

    “幼常有何高见?”

    马谡正色道:

    “高见不敢当,只是步度根狼子野心,我等不得不防啊。”

    关中不用人口太多,只要有荆州的人口,刘禅都有信心先把步度根给拍死。

    但现在关中残破已经是既定事实,尽管那些世家豪族已经展现出了非常合作的姿态,交出了大量的人口,可这些人保持农耕已经很不容易,刘禅还被迫从益州开始征调百姓来关中种地。

    如果步度根真打过来,还真要稍微费点力气。

    “幼常以为如何?”

    “我保举一人防御鲜卑,有此人在,只消五千兵马,足以让步度根有来无回。”

    “哦?”刘禅奇道,“此人是谁?”

    黄忠和魏延脸上都露出矜持之色,等待马谡点将。

    除了我等英雄,还能是谁?

    不曾想马谡开口道:

    “臣保举鄢陵侯曹彰,为大汉驱逐鲜卑!”

    ·

    鲜卑势力最大的大人轲比能身穿一件儒袍,腰胯佩剑,坦然地骑在马上。

    他身边,八个身材魁梧健壮的武士缓缓骑马跟随,看起来像八座小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轲比能年过四旬,脸上满是沧桑之色,一直在马背上征战的他很少修理自己的仪容,可这次,他却把自己的长发仔细扎好,胡须也稍稍修剪,看起来像个阅历无穷的中年大豪。

    秋风微凉,卷起枯黄的落叶,下雨一般投在轲比能的脸上,可轲比能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反而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干枯的树叶打在自己脸上的别样快乐。

    “嘿,你很享受?”

    不远处,一支超过三百人的骑兵拱卫着轲比能的宿敌步度根。

    这些骑士人人手持浑圆的木盾,树叶片片扑来,这些骑士下意识的用盾格挡,将步度根护在中间。

    步度根看着只带了八个健仆服侍,信马由缰的轲比能,突然觉得自己的气势上被压过一大截,颇有些不爽的哼道:

    “轲比能,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轲比能大口大口呼吸着冰凉的口气,朗声笑道:

    “有田将军护我,我有何惧,对不对,田将军?”

    轲比能身后不远处,大魏护乌丸校尉田豫满脸阴鹜,

    他看着轲比能嚣张的身影,缓缓捏紧了拳头,好几次想下定决心一刀劈了眼前此人——

    田豫的武功得名师传授,杀毫无戒备的轲比能简直是易如反掌。

    但他好几次下定决心,又被迫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没有跟这个嚣张的鲜卑人答话。

    轲比能几乎能感受到田豫在自己背后的杀意时隐时现,

    但他没有丝毫的畏惧。

    随着视线中一座巨大的城池缓缓出现,轲比能夸张地惊呼一声,扬鞭指道:

    “田校尉,这便是洛阳吧?

    不愧是大汉的王都,好生威武,好生雄壮——

    哦,不对,你们是大魏,大魏,呵呵呵呵……”

    魏国现在需要集中兵力来应付已经攻破关中,实力越发强大的刘备。

    曹叡选择跟北方的鲜卑结盟,让轲比能、步度根、素利三人都率领大军南下,牵招和田豫也自然率军离开。

    轲比能也知道魏国现在有求自己,索性跟魏国讲起了条件,结盟可以,但必须罢免之前跟他为敌的田豫。

    田豫见状也不让曹叡为难,直接递上辞呈,表示自己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占据官位,犹如滴漏已经漏尽,钟声已响完,而黑夜却还没有结束,不如早点回洛阳交接一下,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现在曹魏正缺经验老到擅长带兵的优秀人才,主政的陈群和司马懿连连给曹叡写信,表示天子怎么会为这种事跟田将军为难——

    田将军大才,当个什么校尉简直是屈才,现在执金吾的位置正好缺人,田豫高矮胖瘦正合适,就是他了。

    田豫心中苦笑,也无可奈何,这一路居然是和两个鲜卑人一起赴洛阳,真是有多讽刺就多讽刺。

    “田校尉,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为何如此啊?”

    相比步度根的紧张兮兮,轲比能就显得非常潇洒,

    他知道带的人多了曹魏不让进,带的人少了来了也没用,索性只带不到十个仆役轻装前来,比傻乎乎的步度根更多了几分潇洒。

    他一路都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田豫聊天,可田豫始终不肯理他。

    眼看洛阳城就在眼前,轲比能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田校尉,我听人说,你多年前便认得大汉天子刘备,是真的吗?”

    田豫的拳斗再次收紧,这会儿,他缓缓从腰间抽出一把雪亮的长剑,平静的道:

    “不错,我在玄德公身边,蒙关公教授武艺,足下可想领教一番?”

    轲比能嘿嘿一笑,摆手示意那几个武士没有大事。

    他压低声音道:

    “我轲比能可是大汉纯臣,草原上唯一信奉昊天上帝之人,

    若是田校尉愿意引荐,我想也报效天子啊。”

    田豫驻马,认真地道:

    “反复之人,你会用吗?”

    “嘿,将军说我反复?”

    田豫平静的道:

    “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

    嘎?

    轲比能没想到田豫居然先辱自己,有些困惑的抓了抓头发,顿时满头虱子乱跳。

    他狐疑地盯着田豫,见五十多岁的田豫眼眶居然微微有些发红,这个跟田豫争斗许久的鲜卑大人用用力挠了挠头皮,感慨地道:

    “真想见识见识,大汉天子是什么模样。”

    “玄德公乃天下英雄。”

    “田校尉不担心我将这个说给大魏天子?”

    “便是在天子面前,我也是这样说。”

    “唔,怪不得田校尉如此本事,却一直……一直,嘿嘿,你这么一说,我对大汉天子更加好奇了。”

    轲比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狞笑道:

    “若是我斩了大汉天子,史书一定会说,我才是天下豪杰。”

    “你现在已经是豪杰了,

    但可能你们这些胡人不了解什么是英雄,

    英雄——你此生都不配。”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