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三人坦诚相见
作者:猪头七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谁放的报纸?”程千帆从里面拉开办公室的门,表情阴沉问。

    众人面面相觑。

    小程巡长冷哼一声,阴沉的眼眸盯着一名警员。

    “报告巡长,是,是秦迪。”被‘点名’的鲁玖翻心中发苦,无奈回答说道。

    “把秦迪给我叫过来!”程千帆语气不善说道。

    “巡长,秦迪不做了。”

    “他今天是来收拾东西的,已经走了。”

    前几天,被巡长打骂了一顿的秦迪来到巡捕房闹事,说要巡长给他一个说法,不然就不干了。

    小程巡长哪里会惯着,上去冲着秦迪就是俩大嘴巴子。

    并且还直接在开除公文上签字,扔在秦迪的脚边,“不想干了,就直接签字滚蛋。”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秦迪哪里还能在巡捕房呆的下去,这不今天就来结清薪水,拿了个人物品离开了。

    程千帆黑着脸,用上海话骂了句,大概意思是算你小子溜得快。

    随即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众巡捕对视了一眼,不知道秦迪这小子离开前又做了什么,不就是在门把手上掖了一张报纸嘛,莫非另有乾坤?竟然将巡长气成这样子!

    有耳朵灵敏的警员还能听到,巡长在办公室里犹自骂骂咧咧:

    蠢货!

    昏了头的瘪三!

    ……

    小程巡长心情不好,有警员进办公室汇报工作,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巡捕们便都有些战战兢兢。

    众人不敢抱怨小程巡长,肚子里对惹事情的秦迪平添了几分埋怨。

    “怎么了?”副巡长大头吕巡街归来,看到捕厅的气氛有些冷清,问道。

    “秦迪不做了,不知道那小子做了什么,惹得巡长生气,大家都跟着吃了挂落。”巡捕侯平亮捂着腮帮子说道。

    “小猴子,你脸怎么了,巡长收拾你小子了?”大头吕笑着问。

    “牙疼。”侯平亮苦着脸说道。

    众人大笑。

    大头吕也哈哈笑着,走上前,敲了敲巡长办公室的门。

    “谁?”

    “巡长,我,大头吕。”

    “进来吧。”

    ……

    “巡长,秦迪那小子就是个杠头,你犯不着和这种傻小子一般见识。”大头吕笑着给小程巡长递烟,摸出打火机点燃香烟,“再说了,那小子已经滚蛋了,眼不见为净。”

    “要不是看在金副总巡的面子上,我能饶得了他。”程千帆冷哼一声,说着他揉了揉太阳穴,皱了皱眉头。

    “要不要来点胡辣汤,暖暖胃。”大头吕问。

    巡长的身上还有酒味,也不知道昨天在哪里高乐,看这架势喝的不少。

    “来一碗吧。”程千帆点点头。

    昨晚他悄悄回到家中,就看到了书房桌子上的黄酒和盐炒花生,心中不禁又暖又心疼。

    他什么都没有和白若兰说过,但是,白若兰似乎正在默默的适应如何做好一个特工妻子。

    这令程千帆心中感动,又心疼爱人。

    “小猴子,去,弄一碗胡辣汤,热乎的。”大头吕推开门,吩咐道。

    “好嘞。”刚才还捂着嘴巴说牙疼的侯平亮高兴的应了声,忙不迭的去忙罗。

    ……

    “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程千帆问道。

    “还是按照您的吩咐,独自一个人关押。”大头吕说道,“不过,怕那小子再关禁闭会疯掉,现在每天提出来单独放风半小时。”

    说着,他看了程千帆一眼,“要不要开始审讯?”

    “有人来打听什么吗?”程千帆问道。

    “有,前些日子有一个女学生样子的来打听郜晓蘩,按照巡长你的吩咐,大家都说没见过这人。”大头吕说道。

    “跟上去没?”

    “没敢跟太紧,怕打草惊蛇,不过,属下派人暗中查过,有人认出来她,这个女的确实是持志大学的学生,叫崔晓芬。”

    “用刑吧。”程千帆冷哼一声,“不是红党,就是激进分子。”

    “明白。”

    “悠着点,别搞出伤残。”程千帆摁灭了烟蒂,露出失望、无奈又有些烦躁的表情,“现在不比从前了,这帮见不得光的人,都可以堂而皇之的走在街上了。”

    “属下明白。”大头吕点点头。

    有了巡长这句话,他也松了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国红合作,红党可以半公开活动了,还因为这些大学生向来不好惹,弄不好就好似捅了马蜂窝。

    他之前还担心程千帆会下令他往死里审。

    听巡长这口气,依然对红党深恶痛绝,只是迫于形势,难以下死手而已。

    ……

    喝了碗热乎乎的胡辣汤,整个人胃里舒服多了。

    程千帆吩咐手下没事不要打扰他。

    他在办公室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李浩。”程千帆套上警服外套,拉开门,喊了一嗓子。

    “巡长。”李浩正在同小猴子等人推牌九,闻言赶紧将牌九递给身旁的人,跑过来。

    “备车。”程千帆活动了一下肩膀,“玉春溪,这浑身腰酸腿疼的。”

    “好嘞。”李浩也赶紧套上警服外套,戴上警帽,出去准备车子。

    “巡长,你这是肾虚。”一个巡捕喊道。

    “侧恁娘。”程千帆骂道,“老子不知道多么龙精虎猛呢。”

    说着,小程巡长踹了这混蛋一脚,戴上警帽,出了捕厅。

    ……

    玉春溪是距离法租界中央区巡捕房最近的高端浴堂。

    李浩驾车停在了玉春溪的门口。

    “你去吧,盯死了苏稚康。”程千帆吩咐说,“通知下去,看情况,可以对他下手,尽量击伤,不要害他性命。”

    下了车,程千帆停住脚步,扭头说了句,面色平静说道,“确有必要的话,可以击毙。”

    “明白。”李浩点点头。

    看到小程巡长的座驾停在门口,服务生早早的便去通知了经理。

    “程巡长,您来了,快请,快请。”经理满面春风的迎接,延引小程巡长入内。

    “特甲七号。”程千帆点了自己常使用的特别间。

    经理的笑脸浮现出一抹不自然。

    “怎么了?”程千帆的脸冷了下来。

    “程巡长,真不凑巧,特甲七号有人,要不……”经理小心翼翼说道。

    “嗯?”程千帆冷哼一声。

    ……

    经理满头大汗,急得够呛,他自然明白小程巡长为何不满,越是小程巡长这样的‘大人物’,越是忌讳这个,习惯了用某个汤池,便一直用某个,绝不会乱用其他的汤池,以免失了运道。

    小程巡长这还是好的,只是来的时候指定某个汤池,其他时间不会去理会该汤池如何使用。

    有的大佬看中的汤池,即便是他们不用的时候,也决然不会同意别人使用。

    当然,还有一些人不介意,特别是普通汤池,甚至一些老浴客认为,夜晚的汤水,经过一天的洗泡,已经吸足了男性的精气,此时入浴,可以令身体亏虚的人吸补元气。

    这便是“吃面要吃头汤面,淴浴要淴末汤浴”。

    “谁在用?”程千帆问。

    “路巡长还有他一个朋友。”经理低声说。

    “路大章?”

    “是的。”

    “囊球的,这个倒霉蛋。”程千帆骂了句。

    经理心中了然,小程巡长果然生气了,去年路大章被免去了霞飞路的巡长,这在不少人看来是走霉运,犯忌讳的。

    “程巡长,莫急,莫急。”经理赶紧劝说,“我听说路巡长要高升了,现在气运好着嘞。”

    “当真?”程千帆问。

    “真真的。”经理凑上来,一幅神神秘秘的样子,“据说是走了上官副总巡的路子,要进霞飞捕房查缉班了。”

    “我就说嘛,老路这人大气运,早晚起来。”程千帆闻言,爽朗一笑,说话间进了更衣室,看到经理还要跟着进来,瞪了眼,“你忙你的吧,我一会同老路叙叙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程千帆脸色一板,“滚蛋!”

    经理作出为难表情,又被程千帆骂了句,这才灰溜溜离开。

    出了更衣室,经理的脸上露出笑容,这是小程巡长硬要去蹭路巡长的气运的,他拦了,没拦住,怪不了他了。

    ……

    浴室师傅个个都是面带笑容、眼尖手快的服务高手。

    经理刚走。

    木拖板、上好的茶水、热毛巾如变戏法般地闪现在小程巡长的眼前。

    脱下的衣裤,浴工师傅动作神速,整理有序,轻轻一叉,稳稳地勾在高高的衣架上。

    大上海的高档浴所的服务向来为人所称道。

    包括玉春溪在内,不少‘会所’都是受到了大世界的影响和熏陶。

    《申城》报端曾经登出大世界游乐场老板黄楚九的大幅广告,说是要征求一位终年常带笑容的人。

    人们见报后纷纷猜测黄老板要为大世界物色一位演员,一时市民蜂拥而去应征。

    最后有一位据说能二十四小时笑口常开的胖子入选,薪水很高,被安排到黄楚九开的温泉浴室当一位和蔼可亲的招待员。

    不仅仅是‘大人物’喜欢泡澡,市井小民对于浴室泡澡更是喜爱异常。

    通常混堂大池最里边有个分隔小池称头池、焦池,池水最烫,泡足颇佳,上有木栅防人滑入。

    一些患有脚气病者喜欢在此烫脚底板,舒适无比,感觉妙不可言。

    浴客在大池里浸泡过瘾擦背去垢后,在外间面盆、莲蓬头处冲洗干净走出浴间气爽快畅,接住迎面抛来的数块热毛巾擦干身体,裹着浴巾往榻上一靠,浑身酥软。

    如是便朦朦胧胧进入梦乡,舒坦得嘞,便是皇帝也不换。

    上海滩有句话叫做: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指的便是本地一些闲人早上登茶楼吃茶,茶水灌满肚子,成了皮包水。

    晚上泡在浴池里逍遥自在,人间烦恼全洗尽,又成了水包皮。

    ……

    看着小程巡长将配枪毫不在乎的放在更衣柜,服务员赶紧用一把小锁锁上,并且站在更衣柜边上,生怕出了差错。

    “你怕什么?”程千帆倨傲一笑,“放心,没人敢动它。”

    “就是,就是。”旁边的浴工师傅赶紧笑着说道。

    虽然偷儿很多,这些头儿惯会乘人多手杂时,盗窃高档衣物,所以混堂洗浴失衣是常事。

    但是,越是偷儿,越是眼睛亮堂,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现在法租界谁不知道小程巡长的厉害,偷小程巡长的配枪,这是着急喂黄浦江的鱼?

    ……

    特甲七,暨特别甲字第七号汤池。

    路大章和老黄正躺泡在汤池里,雾气熏熏,两人的身旁放着一个木质的托盘,托盘上放着香烟,烟灰缸,打火机。

    还有一个怀表。

    路大章没有抽烟。

    老黄抽着烟。

    两人正在闲聊。

    很放松的神情。

    路大章随手拿起怀表,看了看时间。

    时间差不多了,‘火苗’同志该来了。

    想到即将同神秘的‘火苗’同志见面,两人平静的面容下,是火一般激动的情绪。

    “‘火苗’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亚于你。”老黄对路大章说道。

    “而且,我应该认识,最起码是见过这个人。”路大章点点头说道。

    他先用了特甲七的汤池,对方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有办法进这个汤池,这便透露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为了避免引起外人的怀疑,路大章此前并没有刻意去打听有哪些人专用特甲七的汤池。

    以他的地位,既然这个汤池没有人占用,他想用便用了,不必忌讳太多,言多必失。

    ……

    就在这个时候,汤池的木门被推开。

    踏踏踏。

    这是木托板踏地走来的声音。

    “路老哥,没想到你也看中了这个汤池,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啊。”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哈哈,程某来得晚,老哥若是不自卑,你我兄弟便赤诚相见。”

    听到这个声音,老黄和路大章脸色大变,两人对视了一眼。

    “是程千帆?”路大章低声问。

    “是他。”老黄点头示意。

    两人皆是露出思索表情,然后同时摇头。

    他们首先思索程千帆是‘火苗’之可能。

    不过,下意识的,两人第一反应便排除了程千帆是来接头的‘火苗’同志之可能:

    程千帆此人贪财好色,更是极度仇视红色,并且传闻说此人对日本人向来亲近,说句直接的话,在老黄和路大章眼中,将来这家伙十之八九会成为数典忘祖的汉奸败类。

    “遭了。”路大章皱了皱眉头。

    现在最可能的是,程千帆平素便是用惯了这个特甲七汤池,没想到这家伙今天突然来泡汤池,闯入了他们同‘火苗’同志的接头现场。

    没有给两人太多思考的时间,就看到程千帆光着身子,手中拎着一个小皮包,晃晃悠悠的进来了。

    “路巡长,好久不见。”程千帆微笑着,同路大章说道,又看了一眼老黄,眉毛一挑,“呦,老黄,你也在啊。”

    路大章瞥了一眼程千帆的裆部,笑骂道,“老子自卑?囊球的!口径大就一定了不起啊?这玩意看的是战斗力。”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