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来自深空的信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老陈被活活打了一宿?!

    王煊听到后,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觉得他凄惨,反而想咧嘴大笑出声。

    当然,为了避免刺激老陈,他装模作样用双手揉太阳穴,又搓了把脸,怕老陈看到他不厚道的笑,而揍他一顿。

    借此机会,王煊释放了笑感,然后才一脸严肃的看着老陈,没办法,现在老陈太危险了,他得表现的郑重一点。

    “老陈,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平衡的,当你有所获时,也正付出着什么,那是超越大金刚拳的恐怖拳法,得之不易啊。”王煊为了增加语感,最后还在那里叹气。

    老陈一向精明,并且自身足够强大,没那么好糊弄,顿时冷笑道:“那你呢,怎么没被打?”

    王煊也在纳闷,他这次的确有些疑惑,为什么老陈用同样的办法不管用了,反被老僧痛揍。

    他其实想说,估计是人品问题,老陈品格不过关,但他不敢这么提,只能一口咬定:“我也付出了代价!”

    老陈不听这话还好,一听就来气了,冷幽幽地开口:“你付出了什么?从女方士到鬼僧,你付出的是我啊!”

    老陈满腔怨念,他细琢磨过,每次他都是来接盘,预想中的好处一点都没得到,平白遭罪。

    “老陈,怎么说话呢,别那么肉麻。”王煊自然不承认,他必须得和老陈比惨,才能让他心理平衡。

    说了一堆并不存在的“血泪史”后,王煊又补充道:“再说,老陈,借用你的逻辑的话,你付出了青木。”

    老陈立刻神色不善,道:“你这是在提醒我,你付出了我们师徒两人?!”

    其实王煊也一直在疑惑,为什么老陈挨打,这难道是因果承接,老僧变向报复在老陈身上了?

    “老陈,我可以发誓,我就是给他来了一棍子才得偿所愿!你别急,咱们复盘一下,和我说说你的经历,咱俩一起想想办法。”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被打的细节?”老陈杀气腾腾,最近诸事不顺,实在有点火大。

    尽管确实想听下他是怎么被痛揍的,但为了安全起见,王煊自然不承认,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普法寺属于佛门哪一支?”

    “咦?!”老陈一怔,然后郑重起来,他意识到问题所在。

    王煊随口一说,想从这座千年古刹的源头想办法,得到更多的线索,结果说完后他自己也呆住了,想通了一些事。

    “禅宗!”两人同时开口。

    “即心是佛!”

    “见性成佛!”

    《六祖坛经》记载有:一闻言下大悟,顿见真如本性,一切法自在性。

    “老陈,人家讲的是顿悟,遵从本心。就比如我,当时凭本心行事,尽管略有不敬,但是……被认可了。你呢,明明是一肚子花花肠子,惦记人家的经文,却还非得要装模作样,上去打人家的头,我要是老和尚也看你不顺眼,不活活打你一宿打谁!”

    老陈闻言仰头望天,此时只想叹一口气,什么也不想说了。

    自从提及禅宗,他自然就彻底明白问题的症结所在,他转身就走。

    “老陈,要不要我教你剩下的几式?”王煊很热心,准备好人做到底。

    “不用,我怕你动作不标准!”老陈嫌弃,决定今晚直面鬼僧,将其身上的经文彻底掏空。

    老陈确实厉害,当夜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且不再失眠,从这一日开始他躲在城外的小院中,闭门谢客,苦练那种拳法。

    青木几人一去大兴安岭地下不复返,很长时间没消息了。

    王煊的生活安静下来,老陈特批,给他放了长假,他每天有大把的时间研究旧术。

    他也在翻看道藏,并不是想从当中挖掘出什么传承,只是为了弄懂一些暗语以及专有名词等,以便更进一步理解更古时期的秘法。

    期间,他曾回家和父母深谈,说公司看他表现优异,准备送他去新星深造,名额与机会难得,他不想错过。

    出乎他的意料,父母很支持,没有什么伤感与不舍,让他准备了一肚子的安慰话语都无用武之地。

    他想了想,从小到大的记忆中,父母似乎从来都是如此,心有点大,什么离愁压根就没有过。

    这也让他长出一口气,如果满脸泪水相对,食不下咽,他多半会犹豫,很长时间内都不

    会上路。

    不久后,青木开始传讯,告诉王煊,他被折腾惨了,真正体会到他师傅夜间的痛苦,天天睡不着觉,还被雷劈!

    他解释,他受池鱼之殃,跟着吃挂落了。

    女方士撬动现世的手段愈发惊人,在地下实验场针对所有人,进行大规模的“精神闪电”冲击。

    来自新星的科研者起初都不信这些,认为是某种超物质因子引起的幻觉,从新星运来最先进的仪器进行甄别与检测,记录观察与研究。

    而且,无论是起源研究所的创始人郑女士,还是旧土的某些人,都不希望终止实验,对延续寿元这一课题寄予厚望。

    显然,要么科研所的人将实验进行到底,要么女方士干预现世的手段进一步提升,让新星的郑女士与旧土的部分人都亲身“经历”。

    一时间,这件事竟陷入僵局中。

    王煊不急,慢慢等待老陈与青木,他每日都在精研旧术,练老僧的拳法。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他陆续收到远方的几封信笺。

    第一封是秦诚寄来的,通过与他家合作的深空贸易团队给王煊带来一封信。

    “老王,我在这边站稳脚跟了,因为某种巧合,我有机会向人推荐了你,如果成功,能把你运作到新月来。”

    在信中,秦诚向他提供了个地址,那是新星某个公司在旧土的分部,让他自己也尝试去接触下,增加成功性。

    “老王,新月上有好东西,数种稀珍植物,在新月上接受变异实验,以及规模化栽种,每天都允许有一定数量的死株报损,我痛并快乐着,受自身实力所限,我承受不了那种虎狼大药,半个月吃一株就已经是我的身体极限。”

    王煊动容,什么虎狼大药这么厉害?

    “新月上居然建了一座广寒宫,我来到这里后差点傻掉,它号称是深空中最奢华的度假胜地,值得前往,但以我的身家,只能眼巴巴的在远处看着。”

    秦诚除了说一些要点外,也提到不少琐事。

    “新月上有古怪,居然有座号称两千年历史的古刹,是从旧土运过来的。另外,还道教的某一祖庭也在这里被复原,据说一砖一瓦都是从原址运过来的,我总觉得有什么秘密。”

    当看到这里后,王煊有些心动,同时也有疑惑。

    接下来还有苏婵、周坤的信,他们告知王煊,因为一些突发情况,同学中已经有两人死去。

    他们带着感伤,但是没有说死因,但可以想象,所有的美好背后都有着残酷的付出。

    王煊叹息,还不足一个月,同学中竟有两人先后身亡,实在出乎意料。

    他还记得,最后那一晚聚会时,将前往新星的同学意气风发,想要有一番大成就,自信与年轻的面孔上无比的灿烂,怎么突然就出意外了?太可惜!

    他也要前往新星了,暗自提醒自己,不能大意。

    此外,他也收到赵清菡的亲笔信,也告诉了他同学的死讯,另外赵女神又一次提及合作的事。

    两日后,青木回来,大兴安岭地下的事终于暂告一个段落,他没有具体细说。

    相反,他提及王煊的事,脸色严肃,道:“有些意外啊,有人想将你按在旧土,不让你踏出去一步。”

    王煊皱眉,某些人的手伸的实在太长了,无所不在,竟想彻底堵死他前往新星的路。

    老陈知道青木回来后,终于出关,满脸红光,用他的话说,神僧的拳法奥妙无穷,他大有所获,并看清了一条路。

    王煊看着他,这位老同事不久前还喊鬼僧呢,现在得到好处立马就喊神僧,估计再过段时间就该喊菩萨了。

    “想将小王按在旧土,真是笑话,问过我了吗?”老陈冷笑。

    然后他看向王煊,道:“最近有些事端要发生,你不是一直想了解我有多强吗,想知道新术是什么吗?你可以和我一起去见识下。”

    青木听到后脸色就变了,道:“师傅,你不能去啊,这次十分凶险,没有必要意气之争,稍一不慎就会身死。”

    “很多年了,我都没有再出手,再加上一些老友先后离世,他们真以为旧术彻底完了,愈发轻慢我等。照这样下去的话,以后练旧术的人会越来越少,根基将彻底大崩。再说,那件东西又出世了,这次我必须要走上一趟!”

    老陈沉声道,与以往的气质不一样,最后看向王煊,道:“你和我去见识下吧。”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