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王煊提前来到安城郊外那座熟悉的庄园中,等人到齐后将从这里启程。

    “你要戴仿真人皮面具吗?”青木问他。

    王煊点头,现阶段他终究还不能彻底防住能量枪以及特种子弹等,能低调则尽量低调一些。

    “现在不是旧时代了,每个人的轨迹都有迹可循,如果真想查一个人,或早或晚都能挖掘出线索。”

    青木告诉他,即便再谨慎小心,真实身份也瞒不住,早晚会泄露出去。

    王煊自然明白,但他就是需要这个缓冲期,一旦他将金身术练到七八层,他就有底气了,估摸那个时候各种常规枪械便杀不死他了。

    “这次地点在哪里?”王煊询问。

    “原本要去月亮之上,或者火星,但是考虑到他们这次对旧术很不友善,稳妥起见还是在旧土。”

    毕竟,一旦深入太空,如果有变故的话,谁都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而机甲强者明显会占据很大优势。

    最终,这次的地点选在旧土的葱岭。

    老陈来了,一头短而密集的银发很亮,气质也完全不同了,眼神锐利如刀,隐约间像是钢针般刺人。

    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王煊都有点不确信这是老陈,与平日的淡定从容相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尤其是,当他戴上一张冷冰冰的银色面具后,彻底认不准了,根本无法和老同事平日温和的样子联想到一起。

    老陈对青木与王煊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去一间静室休息,整个人深邃,安静,不动如山。

    这次王煊选的仿真人皮面具,是典型的东方年轻人的面孔,青春蓬勃,十分有朝气。

    他听青木说,对手中什么人种都有,跨越种族,来自不同的组织,不同的联盟,所以他有意选了这张面具。

    “该走了。”青木站在落地窗前,看到一艘银灰色的大型飞船从天际尽头出现,放缓速度,降落到庄园后面的大型停机坪。

    竟是吴家的人,有重要人物来了,要跟着同行,陪老陈去葱岭,当然也是为了见证一场激烈的对决。

    不管怎样说,在这种关头,前景不明朗,甚至说可能会很暗淡的情况下,吴家还是来了,并负责送老陈过去,足以说明诚意。

    王煊知道,吴家似乎遇上了什么麻烦,似乎只能是练旧术的人才能相助,这让他有些想不通。

    “就我们三人去?”王煊惊讶,除了他与老陈还有青木外,没有其他人同行。

    “我们这边三人过去就够了,主要是我师傅出手。”青木心情沉重,看着自己师傅的背影,心中没底。

    他补充,其他地方自然也有旧术高手会前往,会在葱岭碰头,同时旧土有关部门也会去,算是背书,以及震慑。

    吴成林亲自出来迎接老陈,相当的客气与尊重。

    吴茵跟在老吴的身边,衣裙得体,身材超佳,白皙美丽的的面孔上挂着柔和而略甜的笑容,向老城表示尊敬后,又热情的与青木还有王煊打招呼。

    王煊讶异,大吴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看来也是分人对待,他所遇见的几次都是领略了她的超级脾气。

    “这位是……”吴茵微笑,她亭亭玉立,肤色白皙有光泽,礼貌不失温婉。

    “他是王霄。”青木介绍。

    “可以叫我小王。”王煊嗓音带着磁性,没办法,改变声音后这种音质最正常,同时还算好听。

    吴茵笑容不减,但心中有些异样,甚至不喜,因为听到小王两个字,她有一些其他联想。

    比如,最近让她怒火填膺的王煊,似乎被与他相熟的秦诚等人经常喊老王。

    不过在她看来,眼前的男子目光纯净,清澈有神,相当的阳光,笑起来居然很灿烂,怎么看都比那个王煊强。

    如果让王煊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感叹,先入为主的成见真可怕,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审美与判断。

    他觉得,这张面孔比真实的自己要差些。

    “小王很了不起,别看年轻,但是在旧术领域非常有天赋,即便是现在,我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了。”

    青木说道,颇有些感慨,这次他说话没什么水分,那种怅然是不加掩饰的,他的路差不都到头了。

    吴茵被吓了一跳,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竟这么厉害?未免太惊人了吧!

    在这个年代,旧术没落,罕有年轻人可以沉静下心来研究旧术,纵有实力也不会太离谱,毕竟年龄摆在那里。

    这该不会是第二个陈永杰吧?她十分吃惊,眼前的男子纵然比不上年轻时期的老陈,估计也弱不了多少。

    许多人都知道,老陈自幼开始练旧术,一路突飞猛进,到二十几岁时就已经很有名气了。

    吴茵顿时重视起来,这次家里与探险组织合作,就是为了请这边的旧术高手过去一些人。

    即便请不动老陈,也要请上一些较有名气的旧术高手,眼前的小王这么年轻,绝对值得下大力气拉拢。

    同时吴茵也有其他想法,如果能将小王拉进家里的探险组织中,成为自己人,让他去教育一下另

    外那个无比恶劣的王煊,一定会很有看头。

    毫无疑问,这一路上的交谈是融洽的,愉快的。

    吴茵身段很正,婀娜挺秀,带着王煊参观了飞船,坐下来后,妙语如珠,相当的健谈,即便青木离开去陪老陈,只剩下她与王煊两人,也不见冷场。

    王煊侧头看过去,她略着淡妆,面孔相当的精致美丽,鼻梁高挺,红唇晶莹有光泽,声音柔和,思路相当的敏捷,性感又不失知性美。

    他怀疑,换人了吧?大吴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妹妹,眼前的吴茵无论是气质还是待人接物等都不同了。

    “人和人真的不一样,小王你很谦逊,明明很强,却这么低调,太难得了,不像是有些同龄人……”吴茵说到这里摇了摇头。

    王煊一听,就知道她这是铺垫呢,不过她很懂得说话的技巧,这次也就稍微提及下,没有多说,估计以后再见面就会持续上眼药了。

    他一阵腹诽,大吴你可真不厚道,该不会是想着,让我以后自己打我自己吧?!

    葱岭虽远,但飞船速度极快,即便以低档前进,也很快就到了。

    这是一片高原,平均海拔在四千五百米以上,很多大山都非常的壮阔,足有六千米以上。

    葱岭,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后世也被称作帕米尔高原。

    海拔太高,尤其是深秋这个季节,整片高原上都呈灰褐色,草木早枯萎了,自然条件恶劣。

    在一片开阔地上已经停了很多架飞船,而在一些山峰上更有小型战舰等,至于空中也有舰船,并不落下。

    王煊意识到,各方来这里碰头都有准备,避免被人用科大型战舰抄了后路等,彼此相互制衡。

    另外,旧土有关部门也来了,不仅是为背书与震慑,还因为这次涉及到刚出土的历史传说中的一件宝物。

    吴茵轻语道:“随侯珠,这可不是那些虚无飘渺的器物,史书中都有记载,与和氏璧并列,是春秋战国时期最出名的两件宝贝之一。”

    王煊自然也知道这次的争端,有人想带走随侯珠,自然也有人想拦阻,最后来葱岭碰头,看怎么解决。

    老陈私下说过,这珠子是先秦方士杀龙所得,传说在上面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经文,是稀世神物。

    不过他也不确定这次的随侯珠是真是假,毕竟历代不时出土,发现都是赝品。

    吴茵身体带着淡淡的清香,与王煊站在一起,他们都早已经下了飞船,眺望远处成片的大山。

    老陈下来后,顿时有一群人迎了上去,不管是对头也好,还是多年不见的老友,都对他十分重视,不敢太随意。

    当然,这是大多数人,也有部分人反应冷淡,站在远处没有移动一下脚步。

    “陈先生!”有人大声喊道,并在快速接近,听声音是个男子,身穿小型的拟人机甲,接近三米高,踩在地面时沉重有力,给人一定的压迫感。

    “我是听着陈先生的故事长大的,很是钦佩,只是陈先生很多年未出手了,如今快六十岁了,还能出战吗?练旧术的人到了这个年岁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血气渐渐干枯。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先由我试试陈老先生的身体状态吧,避免不久后真正下场时出意外,发生流血的悲剧。”

    一刹那,整片开阔地都安静下来,不少人都没有想到,竟有人直接来了这么一出戏。

    青木当时就怒了,这次的碰头会,果然有人带着满满的恶意而来。他们才下飞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机甲战士就来挑衅,给谁看呢?!

    谁又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做无非就是故意恶心老陈,给练旧术的人添堵。

    对方也知道,这很不高明,甚至有些下作,但还是这么安排了,简单而粗暴,就是针对老陈来的,是一种严重的挑衅。

    而在青木看来,这也是对他师傅的羞辱,老陈那么大的名气,随便就有人这么出头瞎折腾,太过分了。

    事实上,即便和老陈不对付、属于不同阵营的人,也有许多人不满,沉下了脸,觉得过了。

    机甲、基因战体、新术这些阵营中,都有不少人出面,大声呵斥,觉得这样做太过了。

    老陈摆手,让青木退后,直接向那里走去,也很直接,道:“行啊,你来试试我的状态。”

    “好啊,为了尊老,我就不动用热武器了。”那个机甲战士锵的一声,抽出一柄近两米长的大剑,跑动起来,让地面都在颤动,逼近后,他猛力抡动手中的大剑,一道雪亮的寒光划过,像是闪电般刺目。

    老陈起初没动,直到他临近后挥剑,才侧身闪开,并又极速突进,砰的一声,一巴掌拍击在这个机甲战士的胸膛上。

    喀嚓!

    可怕的声音响起,那台机甲电火花闪烁,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然后竟砰的一声破碎了,散落一地。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混血男子从当中跌落出来,满嘴都是血沫子,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王煊瞠目结舌,有点不敢相信,老陈竟然徒手将机甲给打崩,实在远超他的预料!

    现场寂静无声,许多人都瞳孔收缩!

    “十年未出手,许多人都不记得我了。”老陈冷淡地开口,一头浓密的银色短发,并带着同样银白的冰冷面具,他站在那里扫视四方,目光所致,许多人不敢对视。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