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 第四千零二十四章 寸步不让
作者:疯橘子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在最前方两名月宗武者,释放出精血的时候,他们身后的两人,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与其说前面两人释放精血的目的,是以试探为主的目的射向左风,还不如说他们是为了给身后的两名同伴,创造更好的机会。

    左风冲过来的时候,并未发挥出全部的速度,以月宗武者的眼光,当然立即就发现了。所以前两滴激射而出的精血,就是要逼着左风作出应变,一旦他这边作出应变,他们实际上也就有了左风的破绽,可以拿来利用了。

    这一点其实双方心中也都很清楚,左风在全力躲避前两滴精血的时候,他的目光便已经锁定了后方的三人。

    因此当另外两人释放精血的时候,左风的反应实际上是不慢的,这一点从对方释放的精血,能够突然改变轨迹,他依然能够躲避开就看的出来。

    然而让左风郁闷的是,即便是那精血能够躲避开,可是一旦其靠近自己的身体,自己这具身体便会自动产生一股吸力。这吸力专门针对精血,左风都无法控制,那是属于**的一种本能反应。

    当那精血被**释放的力量,直接吸扯过来落在长袍上的时候,左风的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然而那精血被迅速的抽入衣服之内,穿过皮肤融入到身体内部,他就知道自己倒霉了。

    那肩头差不多拳头大小的位置,瞬间就是一阵酸麻和鼓胀的感觉,然后紧跟着就是一阵的剧痛。对于现在的左风来说,痛苦可能都还在其次,而伴随着痛苦而来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一丝丝行动迟钝。

    第五滴精血在此时来到,不管时机和角度,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左风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飞来,最终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

    同样的酸麻和胀痛,同样的剧痛在身体内瞬间爆发,左风那张脸也在此刻扭曲变形,配合着那张已经半兽化的脸庞,给人的感觉非常狰狞可怖。

    月宗武者们倒是一个个反应迅速,此时最先释放精血的两人,已经直接冲了过来,手中武器挥舞间,就已经朝着左风的要害处斩杀而来。

    左风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动作却是比起之前迟缓了太多,似乎想要尽量躲避,可是却根本避不开,样子非常的狼狈。

    那两名月宗武者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却仍然露出了得意和狰狞的大笑,两人手中的长刀都是中品灵器,发挥出武技后更是有着不俗的威力。

    然而就在两人攻击即将落在左风身体前,左风的身体突然快速的扭动,动作也是一下子迅捷了许多。

    “不好!”

    这两人几乎同时大吼,可是全力积蓄力量以后,发动的攻击,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收回的余地,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这攻击能够发挥出不错的效果。

    左风双臂猛的扬起,直接与斩来的双刀碰在一起,随着两声巨大的金铁交鸣声传出。那两柄长刀,一柄被直接磕的倒飞出去,另外一柄却是直接那么破碎掉。

    那名手中长刀被震的飞起之人,他本身武技有着一股柔力在其中,所以在硬碰之后,虽然有些勉强,但他还是稍微化解了一部分的冲击力。

    然而另外一人的攻击是纯粹的刚猛路子,硬碰过之后的结果,是那长刀不堪重负当场破碎开来。

    破碎的长刀残片四处激射而出,那月宗武者慌忙躲避按些碎片,本人还处在震惊的时候,眼前一花左风便已经来到了眼前。

    他想要扭身尽量躲避,同时还想着要护住身体要害,可是胸口处传来的凉意,却是让他所有的希望都瞬间破灭了。

    虽然没有来得及查,可是这名月宗武者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差不多走到了尽头。

    周围的人当然要看的更加清晰一些,左风突然暴起反击,以硬碰硬的方式,直接轰击在了那两人的武器上。

    那名武技中略带一分柔劲的家伙,整个人都随着被磕飞的长刀,向后远远的抛飞了出去,那后抛之力大的惊人。

    而那名纯粹劲力刚猛的家伙,长刀直接被崩碎,左风的身体却只是稍微一滞,就立即抢步上前,一拳轰击在了那名月宗武者的胸口上。

    整个拳头和小半截的手臂,直接就如同长枪般刺入到胸口当中,而恐怖的劲力,更是在其后背直接爆发开,恐怖的冲击力自那武者的身后宣泄而出,瞬间就炸出了一个人脸大小的洞口。

    月宗武者被这一幕震惊了,一时间竟然没有立即发动抢攻。左风也没有趁机抢攻,而是迅速抽拳后退。

    观看之人可能会觉得诧异,不理解左风为何要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不过就在左风抽身后退的时候,答案便也马上揭晓了。

    几乎在左风后撤的同时,那名身体被左风直接打穿的月宗武者,却是突然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可并非是因为内脏受损,鲜血从身体内自己涌出来,那是这名武者在拼尽最后的气力,将自己的精血同受伤导致的内脏出血,一股脑的狂喷出去。

    因为左风的手就在对方的胸膛内,所以对方身体当中的变化,他也感知的最清楚,所以刚一察觉到不妙,他就立即选择了抽身逃走。

    然而左风已经,反应的非常快了,可是相比于对方燃烧最后的生命与灵气喷出来的鲜血,仍然还是稍微慢了一点。

    就在左风后退的时候,身上就已经被喷上了一片鲜血。那其中的大部分,沾染到了灰白色长袍上,就好像早晨树叶上的露珠般,直接滑落而去甚至都没有丁点痕迹留下。

    可是其中有三滴精血,却好像拥有生命般,直接顺着灰白色长袍钻入到身体当中。

    远处的殷无流直到此时都没有参与战斗,他最初其实也不太相信傀襄所说。他倒也并不觉得傀襄会故意算计自己,他所怀疑的是这个傀襄,很可能是被左风给欺骗了。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手下的一名武者死亡,也终于让殷无流看出了一些问题,这个左风的确是受到了精血的影响,只是影响究竟有多大,却还需要进行更多的尝试才能够确定。

    想明白了这些,殷无流突然高声喝道:“傀襄说的没有错,这小子的确惧怕精血,到了这个时候,我相信你们应该能够算得清楚,自己的性命和精血哪个更重要吧。

    所有人都给我全力凝聚精血,以精血来配合攻击,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其中有人不舍得使用精血,那就别怪我殷无流翻脸无情了。”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一群月宗武者心中倒是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现在除了上去拼命,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外,只要稍微有别的心思,殷无流定然不会心慈手软,甚至最后的遭遇可能要比左风还惨。

    虽然刚刚那名同伴死的悲惨,可是殷无流对他显然还是满意的,那么他的家人和族人,都将会受到善待,反之家人和亲族,都将连带着受到惩罚。

    向那四名月宗武者下达命令后,殷无流缓缓转头望向傀襄和成天豪,冷冷的道:“你们两个人在看什么,你们难道还准备置身事外么,那么待会儿传送离开的时候,我也可以保证……你们同样会置身事外。”

    闻听此言,傀襄和成天豪的脸色,都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们自认为提供了这么重要的讯息,足以扭转整个战局,自己当然不需要再跟着其他人奉献精血。

    结果现在看来,殷无流根本就没有半点要放过他们的意思,不仅要跟着月宗武者一块奉献精血,并且还要跟着其他人一块玩命战斗。

    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可是傀襄和成天豪,却是连半个不字都说不出来,还必须要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左风身体快速的后退,他此时与对方拉开距离,绝不是在故作姿态,而是他眼下根本就不适合与人动手。

    右侧后肩,小腹,左腿,这三处位置此时不光剧痛难忍,最重要的是**僵硬的有些不听使唤。反而是那刚刚那三滴分别落在胸口和脖颈位置的三滴精血,只是剧痛难忍,对身体的影响倒是没有那么大。

    因为傀襄的缘故,对方的确寻找到了左风的弱点,然而他们的讯息也并不全,只是一个大概的推测。

    所以他们当然不知道,精血入体之后首先是疼痛,要稍微延迟半个呼吸左右,那种身体僵硬以及行动不够灵活的感觉才会显现。

    刚刚杀掉那个人,正是左风利用对方不明底细,再稍微制造假象来迷惑对方。当对方以为自己任人宰割的时候,再突然暴起发难,这才成功击杀掉一人。

    然而这种方法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根本就糊弄不了多久。远处逆风、琥珀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这边的情况,他们两人立即就要冲过来援手。

    狠狠一咬牙,左风立即传音道:“不要出来!……留在那里,全力守住阵法的范围,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守住了希望就在,若是受不住你们帮我还有何意义!”

    左风在说话的同时,转头向着琥珀和逆风看了一眼。他们两人是看到左风有危险,而自己也稍微恢复了一点,就忍不住过来相助。

    如今看着左风那奇特的竖瞳,耳边却是回荡着,左风早先特意交代的话。琥珀暗暗一咬牙,突然大声喝道。

    “守住阵法,寸步不让!”

    逆风微微一愣,但马上也跟着高声附和,“守住阵法,寸不如让!”

    下一刻,奉天皇朝的武者们,齐齐高声大喝,“寸步不让,寸步不让……”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