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濒临绝境,与生命的凋谢不过一线之隔,王煊已经闻到死亡的味道,在这种境地下激发超感状态,虽然神觉敏锐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但是他依旧觉得会中弹,没有把握避过这一劫。

    不过既然在绝境中感知猛烈提升,并看到了内景地,他也不用再去做其他选择,迅速冲了进去。

    冲进来并不是为了提升实力,他只是为了接引神秘因子,让重伤与力量枯竭的身体迅速恢复过来。

    虚寂之地依旧如故,常年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声息,如果不能触发超感,任你耗去漫长光阴,也无法抵达此地,立足最高冥想状态,外界数分钟,这里便是数年。

    王煊站在这里,没有任何犹豫,运转先秦竹简上记载的根法,虽然这里时间流速很慢,但外界的他与死仅隔一线,不能再像往常那般在这里呆上数年。

    他叹息,虽然有些可惜,但是他并不遗憾,毕竟这次触发超感进来,最紧要的是保住性命。

    他立身空明时光中,接引神秘物质,无声无息的飘落在内景地,让他的精神迅速旺盛并强大起来。

    而在外面,他的身体也迅速被浓郁的神秘因子注入,血肉活性猛烈提升,疲累的躯体刹那有了力量。

    同时,王煊立身在内景地中皱起眉头,时间未到,他能冲出去吗?从来没有主动这样试过。

    毕竟,能进这里就是机缘,很不容易,他从未想过提前中断。

    轰!

    最终,在王煊的主动尝试下,他发现想要出去并不难,他的精神退出,回归自己的肉身中。

    内景地短暂驻足,外界时光像是还未流动,他再次感觉到全身各处要害都被锁定了,如滴血的长矛抵在身上。

    不同的是,他的身体不再疲惫与枯竭,而是充满新生的力量,他刹那间做出判断,朝着某一个方向滚去。

    但他觉得时间还是有些晚了,快来不及了,有些方向的子弹避无可避。

    不过,最为关键的时刻,他做出了一些选择,比如头颅、心脏等部位是一定要避开的。

    此外,他觉得身体格外刺痛的方位,也有意躲开了,他觉得那可能是超级特种子弹,一发就足以摧毁人的胸腹。

    原地土石崩碎,泥水四溅,更有灌木等炸开。

    同一时间,王煊翻滚出去的身体连中两弹,遭受到巨大的力量冲击,身子颤动不止。

    他胸前的衣服炸碎,接着是三层防弹衣先后瓦解,其中一颗在此过程中被挡住,而另一颗子弹则触及到他的肌体,钻进他的血肉中部分。

    但它终究是阻住了,王煊的体表流出一缕血迹,他稍微用力,弹头崩飞,坠落在地,并有一股血液跟着冲击出去很远。

    果然是特种子弹,威力奇大,近期他一直都穿着三层防弹衣,再加上第四层的金身术,此时总算是挡住了。

    不远处,有的子弹威力更大,也有能量枪打出的光束,将早先王煊躺着的那块地带打烂。

    嗖的一声,王煊冲了出去,以岩石还有庞大的黑犼挡住自身,然后,他目露冷冽的光芒,总共有六名经验老道的狙击手,选择的时机太精准了,待他力竭难躲避时射杀。

    黑衣男子倒在地上,还未死去,他亲眼目睹这一幕,感觉不可思议,那个年轻人明明状态糟糕,身体都快力竭了,但最后却又生龙活虎般,逃过狙击,并硬扛两枚子弹,实在让人震惊。

    噗!

    他从口鼻中喷出不少血液,呼吸暂时又通畅了,但是身体剧痛,胸口那个拳洞让只能他躺在地上,不断的大口呼吸。

    王煊没有理会他,此时他没有任何犹豫,再次进入内景地,因为他发现超感状态还没有消散,但是快了。

    即便是在旧术璀璨的古代,这也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如果有人触发,教祖级人物都会亲自相助,接引其进内景地。

    王煊不久前是因为没的选择才退出,现在则抓紧时间再次进入,快速静心,开始演练金身术,一遍又一遍,不断强化自身。

    他并没有练张道陵留下的五页金书,那些刻图过于深奥,仅第一幅图就足够他研究一段时间了。

    处在当下这个层次的他,估计也只能动用五页金书上的第一幅图,不久前生死大战时刚催动片刻而已,就让他精疲力竭,连五脏都剧痛了。

    他觉得,再持续一会儿的话,五脏有可能会四分五裂,这种体术太霸道,不是现阶段的他所能全面触及与运转的。

    当然,他承认这幅图的精妙与强大,居然释放出一种新奇的秘力,让他的实力骤然提升一大截,挡住并重创了黑衣男子。

    须知,黑衣男子那时简直处在超神的状态,也在催动一篇秘传的绝学,威力实在大的离谱,称得上恐怖。

    如果没有练成张道陵留下的那个起手式,王煊今天必死,连第四层的金身术都挡不住黑衣男子的拳脚。

    可惜,黑衣男子也只看过那本经书第一页而已,所学有限,可以想象那部经文何等的深奥莫测。

    王煊在内景地中不断演练金身术,提升自己。

    在这里时间充裕,他估算那六名狙击手就是将庞大的黑犼打烂,一时间也伤不到他,这个位置还有数块巨大的岩石阻挡。

    br/>除非他们临近,或者改换到较高的地势去,不然的话难以射杀他。

    同时,王煊明白,如果这次再从内景地主动退出去,超感状态多半就要失效了,今日再难进来。

    这次效率似乎极高,王煊立足空明时光中,近乎忘我,不断练金身术,直到疲累时他才会停下,去练根法,接引神秘物质飘落虚寂之地。

    每当他停下时,他都会仔细的感知外面,现在他完全是在争时间抢速度。

    不远处,黑衣男子心颤,他看到了王煊的状态,见其周身弥漫光晕,缓慢的动作着,他立时知道了那是什么。

    “进入内景地,现在他处在最高冥想状态中?”

    黑衣男子毕竟是旧术领域的大高手,而且是一个心有执念,想要蹚出一条路的人,见识自然广博。

    他顿时明白,王煊为什么会在这个年龄段走到如此高度,一切都了然了。

    但是,他有不解的地方,在现在这个时代,哪里去找先秦方士,也没有了教祖级人物,谁能接引王煊进去,从而常驻空明时光中?

    早先,他没有想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世不存在那样的条件了,很难再有人可以踏足内景地。

    直到片刻后,他叹息,王煊这是靠自己进去的?!

    “这样的人不能死啊,或许,他真的能在这个时代……为旧术蹚出一条路!”他的双眼绽放出异样的光彩。

    他一边吐血,一边吃力而艰难的喊道:“停手……不要射杀他!”

    然而,他太虚弱了,声音根本传不出去,憋的脸色通红,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时,内景地中,王煊有了收获,他踏足金身术第五层了,不是他在这里演练了很多年的原因。

    主要是因为,他早就练到金身术第四层的后期,已经非常接近更高的那一层。

    现在不过是水到渠成,他攀升到第五层领域中,虽然只是初入,但这足够了,毕竟突破了,他的体质全方位的提升,精神力也跟着更加旺盛!

    他没有贪心,直接退了出去,虽有遗憾,但是所处环境不对,随时可能会被人摸过来射杀,也只能如此了。

    他觉得在正常状态下,金身术第五层应该可以保命了,但如果在无知无觉的状态下被人爆头,那肯定还是要死。

    当王煊退出时,他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他蜕下一层皮,子弹留下的伤口排出部分污血,伤口已经差不多痊愈,看样子再过两日连最后的痕迹都会消失不见。

    此外,他早先被黑衣男子震裂的双手现在也都早已止血,伤口闭合,被恐怖力量震动而掀开的指甲,裂伤也都消失了。

    王煊估算,再有一两夜的时间,他身上不会留下丝毫痕迹,血肉长好后,淡淡的红印也都会彻底消失。

    主要是因为,他刚才进入内景地,金身术又一次突破,让他的身体完成一次蜕变。

    同时,这与他体内旺盛的生机有关。

    王煊听到黑衣男子嘶哑的声音,不禁一怔,对方想让狙击手停止射杀他?

    瞬间,他明白了黑衣人的心意,这的确是一个对旧术有很深的情结、曾经怀着一腔热血要将旧术路走通的人,对方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希望,所以最后关头想保住他?

    “要杀我的人是……”王煊开口。

    “快走,他们有……能量炮!”黑衣男子摇头,焦躁的冲着他低吼了一声,再次喷出一口血。

    几乎是同时间,王煊感觉死亡阴影再次临近,他所在的这块区域都被笼罩了。

    不过,他现在正处在最强大的状态下,精神感知到危险临近,他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没入密林深处。

    远处,那几人果然组装了一个小型的能量炮,并在这时发动了。

    他们在抱怨,如果不是下雨,误判王煊不会来了,他们早先根本不会拆卸掉能量炮,浪费了时间。

    咚!

    原地,黑犼被轰烂,彻底毙命,恐怖的能量掀起岩石等,有一块直接砸在黑衣男子的胸口。

    他被撞击的一声闷哼,翻滚出去很远,原本就被重创,现在更为严重了,眼看活不成了。

    很快,他的眼神就暗淡了下去,就此死去。

    若是没有这一击,以当今的科技医疗条件,将他送到医院或许还有救,只是可能要换上人造的心肺。

    王煊在林中飞快穿行,直逼能量炮所在地,身体不断变换路线,敏捷与快到了极致。

    练成金身术第五层的他,无惧荆棘等拦路,一冲而过,体质强大的可怕,很快就距离那里不远了。

    “他……来了!”有人声音都颤抖了,尽管有先进的仪器等,可以捕捉到王煊的身影,知道他在快速临近,但是多次瞄准都无法锁定,他在不断变换位置。

    猎杀行动,最终成为了反猎杀!

    半个小时后,王煊离开大黑山,心情十分复杂,因为那几人都死去了,人生第一次硬着心肠格杀同类。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