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老陈归来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深秋,瓢泼大雨将山中的黄叶砸的大面积的坠落,露出大黑山原本微黑的山体,被雨雾笼罩,愈发昏暗,幽森。

    王煊没有回头,冲进雨幕中。

    那六名狙击手经验老道,行事风格狠辣,怕王煊解决黑衣男子后对付他们,直接动用能量炮,连黑衣男子的死活都不顾。

    几人是职业杀手,为了钱物可以双手沾满血腥,为了确保自己活着,连雇主都可以果断的抛弃与杀死。

    王煊解决掉他们后,并没有后悔,只是第一次杀人,他心里强烈不适,在雨幕中一路狂奔,缓解那种难言的情绪,踩的泥水四溅。

    他用尽力气,以最大的速度在雨水中冲刺,数十里地没有停下来过一次,满身汗水混着雨水,进入小城中。

    他放缓脚步,调整呼吸,去买了新的衣物换下破碎的外套等,然后他撑把伞在城中小湖畔散步。

    他在思考何去何从,自从练旧术后,他宁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看着烟雨迷蒙的小湖,他想到种种可能。

    既然无法重新选择,那么如果想保住平静与祥和的生活,只有变得更强,在旧术这条路上走到传说中的高度!

    “青木,老青,你……竟把拉黑我了?!”王煊联系青木,怎么也拨打不通,终于发现他可能早在前两天就被拉黑了。

    他一阵无语,然后,来自小王最深沉的诅咒出现:“青木,下一个就是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新星,某片庄园中,老陈内穿八卦道袍,外披紫金袈裟,一手持钵盂,一手拿拂尘,脸上画着鲜红的朱砂文,他没精打采,黑眼圈浓重,实在受不了了,如果还等不到那位高人,过两天便回旧土。

    当黑虎电话联系到青木,告知小王找他时,青木夹着烟的手指头都跟着一颤,有些不想搭理。

    但紧接着风筝、老穆也先后联系他,告诉他,小王找到他有生死攸关的事儿。

    青木叹气,不得不联系王煊,想躲几天清净都不行,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刚联系上王煊,就听到电话对面带着怨念的声音:“老青,你完了,我有种预感,马上就要轮到你了!”

    青木有点受不了,道:“你给我闭嘴,你是不是一个人时又磨叽到我了?”

    “没有,你别多想,我这边出事儿了!”王煊简单而快速的说出大黑山的恶性伏杀事件。

    “老青,我们这个探险组织不是与国家合作、属于半官方性质吗?可是,短短半个月内我却连遭三次暗杀,探险组织也太没门面了。有些人无法无天,将旧土当成了什么地方,是他家后花园吗?这种势力管它财阀还是涉及其他领域,不连根拔起留着过年吗?!”

    虽然隔着电话,但青木已经感受到王煊的怒火。

    青木道:“行了,你别说了,我马上让人去处理这件事儿,你暂时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别影响你身边的亲人与朋友的正常生活。”

    而这其实也是王煊想要的,毕竟大黑山中留下七具尸体,一旦被发现,或者他主动报警的话,小城不大,必然满城风雨,家人与朋友的宁静生活肯定会被打破。

    探险组织属于半官方性质,由青木找人出头处理最为合适不过。

    王煊结束通话后直接回家,冲洗过身体后埋头就睡,他现在心里还很不适,在入眠前进行了一番观想,梳理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心态,使之归于平静与祥和。

    其实,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敢将脸上挂着两行血迹的女方士观想成天仙子,在梦中歌舞升平,自然也能很快处理好现在的问题。

    傍晚时,王煊醒了,身体充满活力,精神奕奕,一扫之前的阴霾,他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从今天开始,他将以完全不同的心态应对未来的事。

    外面,漫天红霞,火烧云很大,预示着明天是个好天气,王煊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和父母吃了个晚饭,胃口大开。

    晚上,王煊陪父母看电视,聊天,直到九点多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用手指轻轻敲着书桌,细思今天的经历,真的很危险。

    黑衣男子竟然强到那种程度,在旧术领域中的成就相当的非凡,导致王煊最后都力竭了,躺在地上难以动弹,差点就被射杀。

    “内景地……来的突然,去的也快,无法主动把握。”他叹息,今天在那种绝境中竟触发了超感,这种偶然让他逃过一劫。

    但他根本不可能将这种特殊的状态当作倚仗,谁能保证下次还有这种运气?

    他有理由认为,一旦有这种心理依赖,下次必死无疑。如果他自己都认为关键时刻有可能触发超感,那还算是生死险境吗?身心潜意识绝对会认为不

    是!

    一旦如此的话,那就是死局,他有九条命也不够杀!

    所以王煊叹气,经历过这种事后,再想触发超感越来越难,先秦方士应该有某种常规方法。

    可惜无论是各种竹简,还是古代宗门的典籍等,全都落在新星那边了,他想查阅都无书可看。

    “我应该从冥想入手吗,理论上,达到最高冥想状态,被称为菩萨境,可立足空明时光中。”王煊琢磨。

    他现在的方法,所谓的超感状态,应该属于道家的天人合一范畴,佛家自然也有相近的路。

    “想进入最高冥想状态,有些难啊。”王煊皱眉,所谓的圣僧修持一辈子都难以进入那种状态,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在旧时代就已经绝迹。

    周日清晨,果然是碧空如洗,朝霞洒满小城,王煊带着礼物去见两位发小,一个喜欢各种新型的战舰模型,一个喜欢各色的美女手办。

    大黑山是绝对不能去了,王煊见到两位好友后,告诉他们那片山中有熊瞎子,安全起见,没事儿不要过去。

    “这款深空战舰的模型,我喜欢,找人帮忙代购了几次都没货,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赵默很高兴,然后又开始鄙视旁边的林轩,道:“长不大的少年!”

    林轩摆弄美少女手办,反鄙视道:“男人至死是少年,永远有一颗年轻的心,永远喜欢美好的事物,你才二十出头就不喜欢美女了,说明你心态老了,你看我和王煊,永远都青春,懂得欣赏,常年都有一双寻找美丽风景的眼睛。”

    赵默道:“我再有一年半载就结婚了,玩你的手办去吧。至于王煊,嘿嘿,审美层次早已脱离手办,喜欢的是真人好不好。”

    两人带来个纸箱,里面有只小黄狗,很壮实,说是最正宗的守山犬小狗崽,让王煊带回城里去养。

    王煊摇头:“算了,我现在可没时间照顾它,不养了。”

    以前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养过一只小花狗,结果还不到半年就死了,连着两天他都吃不下饭,很伤心,自那后他就再也不敢养了。

    云城不大,吃完中饭后,三人绕城散步,聊了很久,王煊知道这种平静的生活即将远去,他很珍惜眼前这一切。

    他觉得,自己前往新星的时间不会太远了。

    ……

    下午,王煊告别父母,踏上归程,回到工作地安城。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平静,王煊白天研究道藏,晚上练根法与体术等,觉得无比充实。

    本着关爱老同事的想法,期间他与青木通了个电话,让他向老陈问好,顺便也问下老陈同志什么时候回来。

    青木差点将电话给扔掉,因为就在今天,有认识的人从新星回来给他带话,老陈让他帮忙去城外的千年古刹打点下,老陈要去里面住段时间,这意味着……老陈马上就要回来了!

    青木有点慌,因为很明显,老陈跑到新星去都没防住,依旧被折腾惨了,一切都如王煊所说的那样,最终还是要“回归故里”。

    他自然想到了王煊的那些话,下一个就轮到他了,他心中没底,别真被小王那像是开过光的嘴巴给诅咒了。

    他故作淡定,告诉王煊一则消息,道:“黑衣男子身份不简单,曾经是一些财阀中步入晚年的老头子的做座上宾,他叫孙承坤,是一位学者,教授,实力曾经极其强大,只是在四十岁时受过重创,身体出了严重问题,实力下降了一大截,不然比现在要厉害的多。”

    王煊大吃了一惊,黑衣男子竟比他想象的还要强,果然是在旧术这条路上走出去很远、有过非凡成就的人。

    “既然得知他的身份,那么就继续往下追查吧,他们三次出手,不仅是在针对我,也是对探险组织的严重挑衅。”王煊撺掇,这件事儿不能完,一定要有个结果。

    按照黑衣男子悲观的暗示,有些人与势力远不是他所触及与对抗的,忍过去就是了。

    可是一而再地被人暗杀,还要忍着,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不是王煊的性格,他要暗中查到底。

    次日,老陈回来,住进城外的千年古刹中。

    青木心中发慌,正好赶上不在安城,让黑虎去忙前忙后,将老陈安排妥当。

    当天老陈与青木通话,告诉他,先不要走漏消息,千万别告诉王煊他回来了,他现在不想见那小子。

    事实上,王煊现在也不想见他,谁没事儿会第二次跳坑啊,去主动见一个“不祥的老人”?

    他现阶段以提升自己的实力为首要任务,所以,周末他起了个大早,出城赶向那座千年古刹,他想去看一看,有没有稀世宝物——羽化石。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