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体质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王煊肃然起敬,老陈这是要挺身而出,为旧术杀出一条路!

    现在的大氛围很差,旧术被正式抛弃了,许多人都认为新术才是希望,练旧术的人再无路可走。

    长此以往,没有人再练旧术,这条路很快就会彻底断掉。

    “郑老三年前去世,苗老前年秋天去世,孙老去年冬季去世,钟老今年春天去世,虽然都在百岁以上,但没有一人能破开那道界限,都迈不过那道门槛,可惜了,都死去了。”青木叹息,心情沉重,道:“多事之秋,旧术四老先后过世,一个时代几乎彻底结束了。”

    有些话他没有说出口,正是因为这几年,旧术这条路上的重要人物先后离世,才愈发显得风雨飘摇。

    毕竟,那些人活着时名望非常大,与很多大势力有往来,数十年前在他们个人实力最强的时候,更是与各大组织合作密切,与各方都有交情。

    而在最近几年,他们先后死去,旧术与各方的人脉关系也差不多断了。

    “不是还有我吗?怎么说,我也算是旧术领域的一老吧?”老陈开口。

    青木顿时变得严肃无比,道:“正因为这样,您更不宜出手,如果师傅你再倒下去,那旧术就愈发暗淡了,你们那批人所撑起来的时代算是彻底落幕,而在许多人看来,旧术也差不多算是终结了!”

    王煊真的有些吃惊,老陈这么强吗,看起来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在名望上竟然能与一百多岁的旧术四老比肩?

    青木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开口道:“我师傅是以真实战绩打上去的,年岁虽然没有旧术四老高,名望也不及,但是各方都知道他的实力。”

    王煊心头剧跳,看来还是低估了老陈的危险性,强的离谱,难怪老陈说同年龄段的孙承坤见到他都得自动降一辈。

    “老陈你悠着点,我怎么感觉青木很悲观啊,你可别逞强。”王煊还真有点担心他,问到底什么情况?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旧术、机甲、基因超体,再加上现在的新术,每隔段时间就要看实力说话。再加上旧土这次出土了一件历史传说中的宝物,各方要碰一下头。估摸着,有人想打落旧术,彻底按下去,不给我们翻身的机会。所以,老陈我也算是忍不住了,时隔多年,要再次出手。”

    老陈以很平淡的口吻说着,但是,王煊却立刻意识到当中的恐怖与凶险,这次碰头对旧术似乎很不友善。

    “总要有人站出去。”老陈依旧很平静,但是,却能让人明白他坚定的信念,无所畏惧。

    青木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如果老陈不走出去,旧术领域其他超级强者也不敌机甲、新术、基因超体等,旧术自此后注定会慢慢死亡。

    王煊忍不住开口:“老陈,短期内你的实力还能提升吗,需要什么?”

    他是真的怕老陈被人打死,这么一把年纪了,因为心的中的血未冷去赴会,最后千万别将自己搭进去。

    老陈点了点头,道:“如果有奇功,孤本秘法等,我或许可以参考下。”

    王煊想了想,道:“我有一种极其强大的体术,虽然不太适合练,因为会死人,但是真的很深奥,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启发。”

    他提到张道陵的五页金书,这种体术太难练了,但是毫无疑问,一旦有所领悟的话,绝对可掌握到恐怖无边的力量。

    他才练成个起手式,就挡住孙陈坤,熬过一场必死的劫难。

    青木吓了一跳,赶紧拦阻,道:“不行,那东西一练就死人,我师傅当年练过半篇,自那时起头发花白后,就没变回去,能不死已经算是奇迹,现阶段不可能再接触它。”

    王煊惊异,老陈练过个级数的体术?

    这么多年过去,老陈的头发虽然没有转黑,但也没有全白,稳定在当年的状态,没什么大碍。

    “当年,旧术四老一起登临道教祖庭之一,联手施压,为我求取那里的镇教秘篇绝学。恍若还在昨日,可惜了四老,都先后离世。”老陈一阵唏嘘。

    王煊动容,旧术四老真的很关爱后辈,为了老陈竟逼压道教的祖庭之一,确实了不起,让人感佩。

    “可惜,我研读下来,练了半篇就支撑不住了,若非四老极力相救,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老陈念及四老的好,有些伤感。<b

    r/>

    青木也很难过,他自然随师傅去拜见过那几位老人,四老对他颇为照拂,然而他在旧术这条路上却走的不顺畅,远无法和老陈相比。

    王煊仅是通过只字片语,就对那几位老人相当的有好感,可惜了,他们在这几年内都先后死去了。

    “我给师傅丢脸了。”青木低头。

    老陈摇头,道:“我对新术、基因、机甲等一切能强大自身的路都不排斥,可包容并学,你在旧术路上差不多走到头了,今后如果能融合其他手段依旧算是正途。”

    青木心情低落,他埋头苦练,拼尽潜力,最终的成就也就和受伤后的孙承坤相仿。

    最后,青木叹道:“希望魏师兄能成功,在旧术领域走到足够璀璨的高度,不让师傅失望。只是他一走就是十年,一直没有音信,我很担心。”

    老陈没再说这些,而是看向王煊,道:“张道陵留下的体术,我现在不敢练,我觉得道教源头的东西现在不太适合我,反倒是从老僧那里得到的神秘拳法让我看清了一条路。”

    然后他又告诫王煊,道:“我认为,你当下也不宜多琢磨那几页金书,我虽然没看过,但是我知道,这种东西就算是到了羽化层次也是极其厉害的强大体术,你可不要乱来,将自己练废掉。”

    王煊点头,他现阶段也就练了第一页的起手式,这还是在内景地中借助浓郁的神秘因子不断修复五脏六腑,这才练成。

    “你还有其他旧法吗?类似神僧传的那种,比如女方士给你留下的东西,我觉得可能会对我有启发。”老陈问道。

    王煊叹气,这果然很老陈,这才像是他。

    早先,因为旧术四老等,王煊还很有感触,主动提起五页金书,现在他发现可能被老陈套路了。

    “她什么都没我留,等以后遇上合适的我再送你。”王煊坦然说道。

    老陈吓了一大跳,他很清楚,小王一送东西保准会出事儿!

    同时,他也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到底什么情况?又能沟通女方士,又能送出来一个老和尚,你身边该不会还有……”

    老陈有些不自然,相当的警惕,他严重怀疑,现在王煊身边就有什么东西,他实在是有点看不透。

    “没了,等有机会我再送给你。”王煊露齿一笑。

    这一刻老陈有些发毛,青木更是直接惊悚,还来?小王到底什么状况,天生招鬼的体质吗?

    “我觉得吧,我可能比较受列仙青睐,从天仙子到老神僧,似乎都间接证明了这一点。所以,老陈你别急,以后慢慢送你!”

    青木想转身离去,还说不招鬼?!

    老陈也是后背冒凉气,觉得这小子太古怪,如果没事儿就向别人身上送鬼,这谁受的了啊?

    他亲身经历过两次了,女方士也不提也罢,就连老僧都是经过王煊提点,他才把握住机会。

    如果王煊暗戳戳的再放出来几个“新神圣”,老陈感觉自己要疯。

    老陈不愿再想这种事儿,看向王煊,道:“你这几天养精蓄锐,四天后我们去赴会,到时候没准也有你出手的机会。”

    “好!”王煊点头。

    接着,老陈又提到他去新星的事,道:“其实很简单,都不用我们自己消耗什么,让吴家去解决就是了,他们很主动,下定决心要与我们合作。”

    “老陈,你把我卖了?”王煊看着他。

    “没有。”老陈摇头,反而问他,道:“你是不是和吴家的小姑娘发生过什么?我没卖你,怎么觉得,反倒是她想主动买你,在安城中找人查你呢,看样子是想把你招到她家的探险队中。可以啊,小王,没想到你和她不清不楚的,悠着点,别被老吴发现堵住你们俩个。”

    “什么不清不楚的,大……吴,真记仇啊,这分明是想近水楼台方便收拾我,太小心眼了,和她的身材不成比例。”

    王煊让青木帮他留意一下,别真被吴茵折腾出什么水花。

    接下来几天,王煊过的相当平静,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精神也养的格外旺盛,就等老陈喊他出发了。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