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挖旧术的根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老陈戴着冰冷的银色面具,黑幽幽的长剑插在身前的冻土上,他的气质很冷,与平日完全不一样。

    两大宗师缓步接近,无形的罡风带动起来的石块旋转着,又被莫名的力量撕裂,景象有可怕。

    一般的人根本到不了他们的身前,就会被无形的力场绞碎!

    “你们两个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老陈冷漠地开口,即便面对两位大宗师,他依旧如故。

    白衣中年男子名为莫海,现在的他依旧白衣不染尘埃,任周围石块漂浮,砂砾飞扬,他的衣角都没有动一下。

    并且,他的身上开始弥漫出白光,将他衬托的越发的神圣,恍惚间,给人一种不可临近,需要仰视之感。

    这不是错觉,附近不少人都毛骨悚然,他能影响别人的情绪?为什么自己要亲近,甚至想礼拜下去?

    “魔鬼吗?!”有人直接这样低语评价,无论是练旧术的人,还是走新术路的人,都意志强大,不可能“拜神”!

    “陈先生可以休息下,一会儿我来领教你的旧术。”白衣男子莫海温和地说道。

    尽管有人因为惊悚,在低声说他是魔鬼,但不得不承认,他白衣出尘的样子真的很空明,有种出世的气韵。

    “这个人没有立刻出手,还很有风度,看样子老陈的处境没想象中那么恶劣。”走旧术路的一位中年男子开口。

    事实上,他们都准备齐上阵了,真要是两大宗师同时出手,没什么可说的,只能众人一起拼命杀过去。

    连王煊都在静心凝神,随时准备营救老陈,但他觉得老陈这么平静,应该能拼掉一两位大宗师吧?

    王煊也不知道老陈身体有问题。当年老陈年轻气盛,觉得自己能成,练了道教祖庭的秘篇绝学。

    事后,他终究是留下隐患。

    不知道为何,从这一刻开始,王煊心中强烈不安。

    因为两位大宗师走来,异常沉静,没有过激的言语,像是很有把握可以击杀老陈,那种笃定的神色让人心神不宁。

    “不必,来吧!”老陈开口,一口否决了他的建议,因为拖的越久对他越不利,他没有拔剑,空手向着白衣男子走去。

    “得罪了!”莫海沉声道,空明的气韵变得有些凌厉,白衣猎猎作响,他的身体爆发出刺目的白光,隔着数米远直接向着老陈劈去。

    老陈动作迅猛,一纵就到了眼前,抬手就劈了出去,以血肉手掌轰的一声,将那片白光打的爆开!

    “喀嚓!”

    震耳欲聋,那半空中竟然发出真正的雷霆声响!

    远处,人们都有些傻眼,莫海发出的白光与老陈的手掌对撞在一起后,竟像是晴朗的天空坠落下可怕的闪电。

    老陈的手掌将白光劈碎,大片的光雨洒落,宛若能量枪扫出的光束,将冻土冲击的千疮百孔,全面崩开。

    此外,部分白光冲出去后,将一人高的岩石都削断了,像是无比锋锐的利刃划过朽木,留下平滑的断痕。

    一刹那,老陈就到了眼前,抬手就劈,大开大合,对那种玄而又玄的白光无所畏惧,直接以血肉手掌硬撼!

    两大高手激烈搏杀,快速移动身躯,不断的碰撞,晴空下炸雷声响接连爆发,竟震的人双耳嗡嗡作响,感觉头昏脑涨。

    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比常规意义上的雷霆声音还要巨大。

    在那片地带,两人带动起莫名的力场,顿时变得无比恐怖,飞沙走石,一些水盆大的石头都漂浮了起来,跟着他们旋转,而后又轰然炸开。

    “他是大宗师莫海!”

    终于,青木身边的老吴认出其身份,神色变得凝重,他听说过这个人,在新术领域有极大的名气。

    吴成林开口道:“莫海掌握有一种惊人的净化光束,在他如果愿意付出代价的情况下,可帮人续命数载,所以,他在财阀中名气不小。”

    但是老吴没有想到,大宗师莫海的净化光束也能变成这样凌厉的攻击术法,如果是其他旧术高手上去迎战,一个照面就会被劈碎。

    这种净化光束简直通神,一些人狐疑,这算是超凡手段了吗?!

    在两人快速移动过程中,惊雷阵阵,长空下像是有一道又一道闪电划过,似乎想要毁灭帕米尔高原上的什么妖魔。

    这时,惊人的异象发生,莫海的口鼻间钻出奇异的白光,宛若锁链,向着老陈缠绕过去。

    不止如此,莫海的七窍都有光束化形,成为七条雪白的光链,非常有灵性,瞬间封堵住老陈的所有退路,将他锁住!

    许多人惊叫,练旧术的人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无比的担心,老陈陷入危局中!

    果然,七根白光化成的锁链,触及老陈的身体时,直接就发出雷霆之音,气息无比的恐怖。

    <b

    r/>不过,就在这一刻,老陈的胸膛中发出更为惊人的一道雷声,同样是一片淡淡的白光冲出,在砰砰声中,将七道光链全部轰断,绞碎,并且击中莫海,让他身体剧震,然后极速倒退,想要躲开老陈。

    这一刻老陈如影随形,太快了,他们像是两道光影掠过灰褐色的大地。

    嗡的一声,空气爆鸣,剧颤不止,老陈的心口那里浮现出璀璨的红霞,宛若有一轮大日升腾,鲜红而炫目。

    最终,轰的一声,他的胸口那里红霞蒸腾,大日像是焚烧着,最后全面绽放,竟化成一道手臂粗的红色光束,盛烈无匹。

    轰!

    惊雷震动高原,红色光束与真正的雷霆相仿,直接击穿莫海的身体,在他的胸口出现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鲜血淋淋,他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老陈也胸膛起伏剧烈,在原地平复了一下,然后才大步向前逼去。

    那个身穿合金甲胄的大宗师已经拦在前方,并将莫海扶了起来。

    她名为夏青,比许多男子都要高出半头,身材修长强健有力,是新术领域中少有的女性大宗师。

    “你去养伤。”她低声说道。

    莫海的伤很严重,从胸口的大洞可以看出,他的心脏都被撕裂了,肺部更是缺失了一块,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损修行,而且无比严重。

    “你们谁都走不了。”老陈冷漠地开口。

    既然想来引爆他的旧疾,来此杀他,那么他也绝不会留情,纵然是新术领域负有盛名的大宗师,也得留下性命!

    莫海捂着胸口,身体散发白光,以新术止血,他示意女性大宗师夏青无妨,他可以撑住,并且不会离去,等待这一战落幕。

    甚至,关键时刻他还能强势出手呢!

    夏青身上的合金甲胄闪动着冰冷的金属光泽,她冷淡地开口:“陈先生好手段,佩服,你先休息下,平复沸腾的血液,一会儿我们再战!”

    这次老陈没拒绝,站在那里寂静无声。

    整片葱岭似乎都跟着安静了,没有人说话,都在默默地等待。

    帕米尔高原附近,今天来了不少飞船。

    在很远的地方,一艘超级战舰非常庞大,金属线条流畅,除却威慑力外,舰体也有种工艺上的美感。

    在战舰中,一位超级宗师正在与一名老者交谈。

    这一次,新术领域一共来了三位大宗师,最后一位在这里。

    至于老者的身份很不简单,在财阀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旧术这条路很不平坦,进境缓慢,除了一个陈永杰,再无人可以崛起。想等老陈更进一步帮您续命,根本不现实,旧术领域的大宗师已经无路可走,达不到那种高度。您已看到我们这两年的成果,在你的身上得到充分体现,您的生机渐盛,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我最近耳鸣目眩,精力不济,是不是快要死了?”老者坐在那里,盖在腿上的毯子竟然是一张传说中的瑞兽皮,连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能挖掘与得到,可见其实力。

    新术领域的宗师是一位中年男子,名为陈锴,五十出头的样子,他现在感觉无比的头疼。

    在他看来,这个老人明明精神健忘,最起码五年内无忧,得到莫大的好处,却翻脸不认人,与其谈判太累了,非常辛苦。

    他认为,就是与一位超级大宗师决战,都比和这个老者打交道要痛快的多。

    “在如今这个时代,旧术领域中根本没有人可以走到那种高度,也就意味着无法解读金色竹简,除非先秦方士复生,教祖级人物再现。与其如此,不如给我们一观,以新术来解析,说不定可以揭开当中的秘密,从而为您续命。”

    “我很疲倦,精力一天比一天差,形销骨立,我担心马上就要死去了。你们想挖旧术的根,得有些诚意吧,最起码让我体会到,我的身体还有活力,最少还可以活二十年以上,这样也有些盼头,或许能等到你们出成果的时候。”

    老者目光炯炯,声音中气十足,比许多人都要更健康。但他就是这种语气,摆明了还要再为他延寿十几年才有的谈。

    新术领域的大宗师陈锴哑然,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翻脸,打死这个老东西,但是冷静后,他根本不敢。

    “陈永杰胜了。”老者示意陈锴。

    陈锴转身看向大屏幕,沉声道:“老陈确实很强,算是旧术最后的牌面了,到这一步差不多了,他马上就要死了。”

    有些话他没有说,老陈将会因为五脏的问题被他们引爆而亡,不管胜负如何,老陈都必死!

    “你不担心你的两位同伴吗?”老者问道。

    “无妨,一会儿我会亲自过去!”陈锴盯着屏幕,仔细观察老陈的状态。

    感谢:亂了思绪,谢谢盟主支持!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