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女剑仙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那景象很美,一位女剑仙凌空而立,衣袂猎猎,在那幽静之地愈发显得超凡脱俗,出尘在世外。

    “老陈,快出来看天仙,我说过,要送你漫天神佛,历代大魔,现在一位谪仙子就在眼前,你还不复苏?”

    王煊喊话,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没底,因此招呼老陈,希望他跟过来。

    然而,他身后一片安静,老陈没有任何回应。

    “老陈,你不会在装昏沉吧?不要怂,跟我一起走。”

    在此过程中,青木依旧在跳巫舞,毫无所觉,他只看到王煊寂静了,盘坐在那里没有声息。

    王煊发现,自己在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时,不知不觉间,竟已踏足在内景地中,与现世隔开。

    他确信,自己还没有主动踏足,怎么就进来了?

    四周寂静,内景地幽暗,无声无息间,像是有大雾在扩张,他是被这雾霭卷进来的?

    他严阵以待,因为这次真的与以往不一样,处处透着异常,他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昏暗之地,高空中洒落下光雨,那里是唯一的灿烂之地。

    王煊抬头看向女剑仙,虽然相距很远,但是在内景地中一切都靠精神感知,他能够看清其面孔。

    女剑仙年岁看起来不足二十岁,真实年龄如何不知,最起码外表看起来超乎想象的年轻,空明而绚烂。

    王煊沉静下来,盯着她看了又看。

    女剑仙确实极其美丽,但最出众的自然是那种出尘的气质,仿若不属于人间,无比惊艳,可在第一时间吸引人的眼神。

    王煊站在原地未动,若有所思。

    这也与现代人对古代神话传说的憧憬有关,一直以来人们对剑仙向往,从自我心理就有所暗示,所以初见惊为天人。

    突然,一道刺目的剑光劈了下来,打断他的思绪,那从高空激射而来的光束让他对剑仙的欣赏与好感直接破灭。

    女剑仙在他对他出手,杀意席卷,居然有刺骨的寒意,让他真实的感受到危险。

    王煊快速后退,意外地他竟然躲开了,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那样一道通天剑光,他居然能避开?

    “是了,昔日残留的精神能量,因我而激活,冲进内景地中,毕竟不是真正的她,我所见所闻并不为真,只是她昔日神通的浮光显照,伤不了我!”

    每次进入内景地中,王煊的精神感知就会迅速的冷寂与宁静,从而让自身处在绝对的空明状态中。

    他意识到,女剑仙终究不是昔日的真身,没有那么大的威能!

    如果她能干预现世,就不会等到后世人激活神秘因子,才从自身的遗骨中出来,其残存的精神能量不足为惧。

    然后,王煊就为这种自信付出了代价,一片剑光落下,能有数十道,将这片区域覆盖,大多都打在他的身上。

    王煊身上剧痛,感觉有些受不了,像是被人劈上了云霄,剑光一道又一道的落在他的身上,斩个不停。

    幸亏是残存的精神能量,而且有些古怪,并不能真的将他劈碎,只是不断冲击,让他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他有些发毛,女剑仙这是初步干预现世了吗?有些恐怖。

    “我金身不灭,外景皆为虚,难伤我身!”他低吼道,残存的精神能量如果将他劈开,那问题就大了。

    他坚信,逝者消散千百年,不可能真能将他怎样。

    他运转金身术,自身发出淡淡的金光,而后身体猛然像是标枪般从半空中落下,双足钉在地上。

    在内景地中,自我精神强大可以改变一切,能有效对抗残存精神能量的攻击。

    果然,随着王煊越发坚定信念,不断运转金身术,保护自身,强壮精神时,他觉得整片天地都发生微妙变化。

    天空中的剑光没有那么盛烈了,落下时变成暗淡的剑芒,他或躲避,或以金身对抗,虽然依旧剧痛,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不可承受。

    终于,攻击终止了。王煊站原地,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开始接引神秘因子,他没有忘记进来是为什么,要帮老陈疗伤。

    一位绝代女剑仙倚剑横空,照亮幽暗的天空,月白色衣裙飘舞,美丽的面孔,清冷出尘的气质,给人以出世的美感。

    但她却一而再的攻击王煊,令他毫无欣赏之意。

    他的心是宁寂的,在这里处在绝对的冷静状态中,扫尽复杂的情绪,全面接引神秘物质。

    外界,王煊一只手抓着老陈的手腕,有神秘因子弥漫,进入老陈体内,直接向着受创的五脏而去。

    不过终究不是老陈自身接引,通过别人而来,那种超级活性因子少了许多。

    但是这绝对有效,他那裂痕密布的五脏得到滋养,恶化趋势被阻止,甚至开始缓慢的修复。

    “在世间遗留下真骨的羽化者似乎有些不同,骨中残存的精神能量更多,但她为什么刚一见面就攻击我?”

    王煊在内景地思忖,他觉得这件事太异常。

    无论是女方士,还是老僧,最初见面都没有这样针对他下杀手,顶破天也就是在梦中惊扰他,那也是因为要托付他去办事。

    他有点怀疑,难道被青木说中,因为他摸

    过女剑仙的手骨,所以惹出了事端?

    可是他又觉得不至于,千百年过去,那手骨焦黑,谁会有旖旎想法?再说也正是因为他得到其手骨,才将其残存精神能量放出。

    王煊接引到足够的神秘因子后,他便开始练金身术,这是难得的机会,不能浪费。

    葱岭一战,不少人的目光都曾落在他的身上,这意味着名气大涨,更意味着危险在接近,他必须让自己实力的提升速度远高于那些人的判断才能自保,直至真正崛起!

    女剑仙像是真的对他有仇恨,再次进攻,打的王煊剧痛,连练金身术都受到严重干扰。

    “我将你从羽化真骨中放出,不需要你感恩,但是你也不应这样攻击我吧?”他忍不住开口,觉得实在没什么道理,被这么仇视,一再二的有剑光落在身上。

    不知道是听不懂他的话语,还是有莫名的恨怨无法化解,女剑仙对他不断攻击,虽然危及不到生命,但是却让他饱受折磨与痛苦。

    “神僧,你在哪里,这里有个妖剑仙,赶紧来超度??她!”王煊呼唤鬼僧,想请他帮忙。

    然而毫无反应,老和尚不知道是因为躲在老陈身上,听不到这里的呼唤,还是因为压根就不想出头。

    为了老陈,王煊整整坚持了四年,饱受剑光洗礼,他觉得自己要要疯了,练金身术都时断时续,很难连贯的进行,效果不佳。

    对方一次又一次挥动仙剑,自天空中向下倾泻剑光,对他全面进攻,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冲出内景地算了。

    第五个年头,王煊外在的肉身因为精神倍受折磨,躯体也跟着轻颤,他的手掌意外碰到那口黑剑。

    然后,他在内景地中瞬间有感,下一刻他的手中居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剑光,这是什么状况?

    他很吃惊,快速探查外面的情况,黑剑还在老陈的床上,但是因为他的手掌握住剑柄,现在带进来了黑色剑光。

    他立刻意识到,那口黑剑应该有莫大的来头!

    内景地中,王煊抓住乌光凝聚成的长剑,二话不说,向着女剑仙劈去,即便打不过,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霎时间,王煊感觉到不对了,整片内景地都仿佛要沸腾了,无数的剑光拔地而起,到处都是隆隆的轰鸣声。

    然后,他看到许多大山如剑般直插云霄,有多年轻的男女在练剑,每座陡峭的山体上都有人。

    这像是一个练剑的门派?许多少年、许多青年都在各座山峰上舞剑,不时有剑光冲起。

    不过,他们的剑术虽强,但离所谓的剑仙还差的太远。

    画面一转,突然有一天,天地间大雨滂沱,有一个黑衣男子持着一口格外长的黑剑走来,进入群山中,只身独对这个练剑的门派。

    轰!

    雷光刺目,剑光激荡,黑衣男子持一米五长的黑剑,在剑门中大开杀戒,纵横冲击,无人可阻。

    这是一个流血的夜晚,伴着雷鸣,伴着大雨还有剑光,他只身一人杀了剑门所有人,然后提着滴血的黑剑转身离去。

    次日大雨止住,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回来,进入山门看到遍地尸体,她伏地恸哭,虽然只是模糊的画面,听不到声音,但是能够感觉到她撕心裂肺的痛。

    王煊顿时明白了,他背锅了,黑剑很久以前的主人曾大开杀戒,灭了一个剑门,最终因果落在他这个现代人身上?

    他觉得自己快冤死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应该去找那个黑衣男子,或者去找老陈才对!

    接着,场景不断变化,那个少女迅速成长,练剑入魔,练剑出尘,随后超凡,直至通神,越来越强大,然而,她走遍天下也找不到那个黑衣男子,无法复仇。

    直到很多年后,她练剑接近仙,实力过于强大,需要羽化登仙,她立身在隐居地小道观所在的山峰上。

    轰!

    恐怖的雷光轰落,那是一个月圆之夜,无尽的闪电降落,将天空的银月都遮蔽了,再也看不到。

    最后一幕,女剑仙冲霄而上时粉身碎骨,被雷霆击溃,血肉与骨在闪电中化为神圣光雨,蒸腾起羽化仙光!

    这一结局让人心有无尽感触,那么强大的女剑仙也羽化登仙过程中走向毁灭。

    最终,只有她常年持剑的右手在雷光中炸开时,有一块残骨保住并坠落,这是她留在世间唯一的痕迹,自高空落在小道观附近。

    虽然被女剑仙劈了将近十年,但是这一刻王煊却心有同情,不再怨她,她多半以为他是黑衣人一脉的传人。

    “那么强大的女剑仙最终却没有真正登仙,只是羽化了,消散在天地间。”王煊有种说不出的怅然,这实在太可惜。

    接着,他又想到女方士、鬼僧、安城之外千年古刹的菩萨等,最终都没有登仙。

    “还是说,那样其实就算是成仙了?!”关于这个问题,他上次就想过很久,但他不愿再深入下去了。

    因为,他当下做的事情,似乎正踏入古人的局中,让他头皮都有点发麻。

    轰!

    无尽剑光冲起,周围到处都是如同插入云霄的大山,女剑仙沐浴皎洁月光,独立最高山巅,准备向着王煊再挥剑,这次她气息强大绝伦。

    哪怕是在内景地中,都令王煊一阵心悸,毛骨悚然!

    “慢!”他大声喝道:“真的与我无关,你如果想查当年的事,我给你带进来一个人,你稍等,我接引他进内景地中!”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