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贵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老陈能不想吐吗?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一直在被密密麻麻的剑光“洗礼”,睁眼闭眼全是剑,被劈了不知多少年!

    短期内别说让他练剑,就是看到都会闹心,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暂时……戒剑了!

    王煊给他把脉,结果手刚放上去就被弹开,而且力道非常猛烈,如果是常人摸上去可能会受伤。

    “老陈,你说差点事儿,是指要突破了吧?”王煊问道。

    “终究差了些意思。”老陈摇头。

    青木被惊的不轻,感觉难以置信,他师傅不久前还处在垂死境地的边缘,现在怎么就要突破了?!

    王煊为他仔细检查过后,发现老陈的伤确实没有痊愈,五脏的裂痕闭合了部分,但没有完全长好。

    不过,他已经没有性命之忧。

    王煊有些诧异,道:“老陈,你一个大宗师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光想着突破,伤都不顾了?”

    老陈双目深邃,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道:“我在干什么你不知道吗?被剑劈,被羽化雷霆劈,为女剑仙讲地理,又教她历史,论述上下五千年,最重要的是,我感觉……替你背锅了!”

    青木感觉瘆得慌,老师这一把辛酸泪,到底都付诸给了谁?

    王煊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这伤恢复的还是有点慢。”

    “不慢了,你该不会真以为在内景地一呆就是很多年吧?”老陈有气无力地开口。

    王煊一怔,难道不是吗?

    老陈一副洞彻真相、了然一切的样子,悠悠开口:“很多人无法理解,所以,也就只能那样认为了。当然也有人确信,立身空明时光中,外界数分钟,内景地数年。而我个人则倾向于另一种说法。”

    他指着自己的身体,道:“不要忘记,我们活在现世中。真实的世界,你看谁的身体破烂成这个样子,可以在一二十分种内痊愈?不可能。”

    老陈说的很有道理,按照他所说,就是神话再现,服食一株不死仙药,也很难直接立刻痊愈。

    王煊来了兴趣,很想知道老陈对内景地是怎么理解的。

    “不急,这事儿以后慢慢聊。”说着,老陈晃悠悠站了起来,想去冲澡,因为他身上湿漉漉,都是汗液等。

    短时间内他的身体好了大半,新陈代谢的速度可谓恐怖的惊人,现在停下后,他感觉浑身黏的难受。

    王煊拦住他,道:“不行,你赶紧躺回去,随便让青木给你擦擦算了,一会儿还有很多人来看你,众志成城,为你进行生命的传递。”

    老陈一脸懵,什么情况?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说到这里,王煊半张脸皮掉下来了,看的青木眼睛发直,不是吓的,而是羡慕的,这都能行?

    他自然知道,王煊在练金身术,这是又提升了?所以开始蜕皮!

    “可以啊,到六层了吗?”老陈颇有感触,这个年龄段如果将金身术练到第六层,相当的吓人。

    “还差点意思。”王璇说道,然后又补充:“主要是这位女剑仙太小心眼了,总是用剑光劈我,分心太多。”

    你不亏心吗?!老陈想打他,究竟谁挨劈的时间多?说多了都是泪。

    青木听的晕头转向,在他看来,这两人一直都在说“黑话”!

    突然,王煊感觉不对劲儿,若隐若无间,像是有冰冷的剑锋指向自己,仿佛女剑仙又一次临近!

    他有点发毛,女剑仙难道真的能轻微的干预现世不成?!

    王煊立刻严肃无比,道:“老陈,我和你说,仙子仁义、大度,才没劈了你,你我都要懂得感恩,尤其是你,是她让你在内景地疗伤,才救了你的命。”

    老陈一看他这个架势就知道不对劲儿,用眼角余光稍微一瞥,他立时心惊肉跳。

    女剑仙的那块手骨,焦黑下的金色光泽居然闪烁了一下,而且那块骨自身刚才似乎也轻颤了一下。

    王煊想擦冷汗,这位仙子真能影响现实世界?!

    他赶紧开口:“老青,这块骨不要还给有关部门了,一会儿供起来,当然,不要给外人看。”

    王煊与老陈很默契,不再提这件事儿。他们都意识到,留下真骨的羽化登仙者不一样,神秘莫测。

    同时,他们两人猜测,羽化残留的真骨对于昔日的女剑仙来说似乎很重要!

    “老陈,你伤还没好,要不要继续了?”王煊问道。

    房间中还有一块璞玉,以及一块洁白莹润的骨,都蕴含浓郁的神秘因子,理论上能开启内景地。

    老陈幽幽开口:“先缓缓,我现在看什么都像是剑,连青木向我走来,我都觉得像是一道水桶粗的剑光又劈过来了。”

    青木张了张嘴,他明明细腰乍臂,有那么粗吗?!

    王煊看着那块莹白的骨,这又是一块羽化残留的真骨,他也有点发毛,决定今晚到此为止,他需要去缓缓。

    老陈看了白骨块一眼,脸色微变,

    他现在都有些心理阴影了。

    王煊道:“老陈,最近你都不可能复活,怎么也得躺几个月,或者一年半载。”

    青木点头,认为小王说的比较稳妥,毕竟这件事太玄乎,一个必死之人居然又要活了,老陈真走出去的话肯定要出大事儿。

    老陈自然明白其中的轻重,但是看到自己的徒弟和王煊在那里商议,讨论他什么时候垂死,什么时候半死不活,什么时候彻底活过来,他还是有种世道沉沦的感觉,连是生是死都要被人提前计划与安排,他一阵无言,很想喊一声,还有天理吗?这世道太黑暗了!

    “老陈,躺好,一会儿还有很多人会来看望你。”王煊提醒,他准备去睡觉了,此地不宜久留。

    “很多人?什么情况。”老陈问道。

    青木告诉他,葱岭一战,旧术大宗师生命垂危,很多人都跟到了安城,旧术领域、财阀各方人物都有。

    老陈感觉,今晚终于听到件舒心的事儿,露出笑容,点了点头道:“我的威望与名气还可以啊。”

    “是啊。”王煊点头,叹道:“如今可谓,安城圈贵。”

    “什么意思?”老陈特别敏锐,总觉得这不像是什么好话。

    “就是字面意思啊,如今安城的花圈特别贵。”王煊淡定的告诉他。

    刚躺平下去的老陈闻言直接坐了起来,眉毛都在跳,眼神相当的不善,问青木到底什么状况?

    王煊瞥了他一眼,道:“来了那么多人,你以为干什么来了,自然都是准备参加你的追悼会啊。”

    老陈:“……”

    然后他咬牙切齿,险些将床给拆了,太不像话了,太可耻了,这都是什么人啊,他老陈还没死,就准备开追悼会了?!

    王煊解释:“主要是专家会诊后,确定人力已穷尽,认为你躺个两三天也就差不多了,所以一群人都来了,就等你下葬了。

    老陈干瞪眼,说不出话来,又一次感叹,这世道太黑暗了!人还没死呢,一大群人迫不及待的跑过来等着给他开追悼会,还有天理吗?!

    王煊也在感叹:“老陈,不得不说你名望确实挺大的,从旧土有关部门的副手,到各大财阀以及那些大组织的代表,再到旧术领域的各路精英,还有安城本地的重要人物,以及社会各方人士,来了一批又一批,从新星到旧土,全都给你老陈面子,这么多人为你送行,把安城的花圈都快买断货了。”

    老陈在那里瞪着他,又瞪向青木,这叫什么破事儿?

    青木讪讪的,并且有些心虚,因为此前连他都觉得老陈够呛了,都要准备开始张罗丧事了。

    王煊又道:“不过,这里面有个严重的问题,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即便没到的明天也会露头了。可是,大家都等着老陈你驾鹤西去呢,可你如果总是不咽气,这群人估计会不知道怎么办,是不是要再等上几天?”

    “你给我闭嘴!”老陈受不了了,气的够呛,道:“我让你们等个地老天荒!都什么人啊,太可耻了!”

    王煊迤迤然走了,去睡觉,金身术得到提升,内心充满喜悦,这一觉他睡的相当踏实与香甜。

    青木再次开始跳巫舞,接待别人。

    老陈差点从床上翻滚到地上,这是谁出的损招?一个又一个人排队进来,像是瞻仰他遗容也就算了,居然在他身上乱摸,见鬼的生命传递!

    他觉得闹心,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偏偏还得收敛生机装死,结果手脚的汗毛都快被人摸的掉光了,简直无法忍受!

    直到后半夜,一切才结束,青木跳巫舞近乎虚脱,老陈更是恨不得仰天长啸,再次壮怀激烈。

    一大清早王煊就起来了,这一觉睡的特充实,跑去找青木,让他去转告老陈,晚上进内景地。

    “你是说,晚上还要生命传递,再来一轮?!”老陈想给青木一巴掌。

    “小王说了,为了避嫌,他没办法私下来见你,只能借助那种场合。”青木心虚地说道,毕竟他也掺合在当中。

    老陈气到不行,道:“他怎么不早说?要知道是这样的话,我昨天晚上就算是被剑光劈死,被妖魔吃掉,也会坚持到底,绝不会等到今晚再来一轮!”

    ……

    这一天,郊外的这座庄园果然又来了不少人,都是准备为老陈“开会”的,来头皆不小。

    晚间,王煊与老陈很有默契,都没选那块白骨,实在是被折腾怕了,用那块璞玉开启内景地。

    “老陈,你看到内景了地吗,自己可以进去吗?”王煊问道。

    老陈两眼一抹黑,毫无所觉,什么都看不到,果然还是需要“王教祖”接引。

    王煊累到虚脱,简直是吐血,感觉自己的精神能量都快崩散了,才终于艰难地将老陈送进去。

    这一次,两人都做好了大战的准备,结果内景地中太祥和了,根本无战事。

    确实有个人,那是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对他们笑了笑,还举杯示意,然后……他就飞走了,直接离开内景地,踪迹渺然,再也没有回来。

    求月票啦。真的没有存稿,只能努力多写了,请大家多鼓励,请求月票支持。我今天争取多更新一些。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