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最后的宁静时光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老地点,老时间,不见不散!”王煊很干脆地做出回应。

    青木一听眼皮直跳,相当的为难。

    因为老陈特意强调,今夜打死也不会在病房接受众人“瞻仰遗容”了,绝对不允许再被众人排队乱摸,不然他保证会当场“诈尸”,不会再忍下去!

    王煊听到青木的如实转告后,叹气道:“老陈啊,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帕米尔高原大宗师风采何其灿烂,现在却这么羞羞答答,扭扭捏捏,不是他风格啊,摸几下又不会少块肉。”

    听听这是人话吗?青木也是无言了。老陈连着被人摸了两宿,能不跳脚吗?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行吧,反正时间还早,趁人不备时……另约!”王煊说道。

    红日喷薄赤霞,在这个深秋近冬的季节,早上郊外缭绕着白蒙蒙的雾气,庄园很大,栽种了很多树木,在红霞与雾气的掩映下,庄园林地间颇有种意境美。

    王煊吃过早饭后,闲来无事,拎上老陈以前留在这里的钓竿,跑到庄园后面的塘子去钓鱼。

    主要是随着红日露出山头,庄园中越来越热闹,来“开会”的人太多了,王煊觉得与其听着嘈杂声,不如替躺在床上装死挺尸的老陈钓两杆。

    这个塘子不算小,连着不远处的一条河,野生鱼很多,塘边长了不少芦苇,还有些水鸟栖居,不时扑棱棱拍着翅膀飞起。

    王煊找了个好位置,单手持钓杆,另一只手开始拍摄,接着便给青木发了过去,暗示他给可以老陈欣赏,不然老同事一个人躺在床上多无聊。

    老陈一看顿时就受刺激了,会不会钓鱼啊?将他那根收藏版的钓竿当成长棍,在那猛力抽打塘中的野鱼,水花四溅。

    老陈心都在滴血,恨不得一跃而起去“教导”他怎么尊重钓鱼这项活动,实在不会,直接将人栽种到塘子里算了,别折腾他的钓竿。

    “快看,我钓上来一条十斤重的大黑鱼!”王煊再次发过去。

    青木默默地给师傅看。老陈顿时感觉血压飙升,那小子倒持钓竿,利用敏捷的身手,以尾端在岸边直接戳死一条大鱼,挑起来给他看。

    这简直是钓鱼界的耻辱,老陈心肺都在疼,那可是别人特制送给他的钓竿,相当珍贵,现在竟然被一个菜鸟当鱼叉用。老陈暗下定决心,晚上内景地不见不散,“教育”王教祖做个好人!

    周围传来动静,有人在刻意接近。王煊叹气,他早就知道以后多半少有安宁了,所有他格外珍惜眼前的时光,钓钓鱼逗逗老陈多有意思,不久后他就要进入深空了,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呢。

    这些人虽然表现的自然,各自分散,有的在塘子附近散步,有的在对水鸟拍照,还有人居然也找来钓竿,在这里垂钓。

    是有大人物要过来吗?提前“热场”。王煊皱眉,这些提前出现的人都是精锐,但却低调自然,外人很难看出异常。

    钓鱼的人比王煊讲究多了,在那里打窝,准备工作相当到位。拍摄水鸟的人更讲究,拿着几万新星币的相机,非常专业。散步与打太极拳的人,一看就是养生有道的老行家。

    先后出现一二十人,彼此看起来没什么关系,但是距离与站位等都非常讲究,方便配合,一旦发动将会很猛烈。

    王煊在这个年龄段将金身术练到第六层境界,说出去会吓死人,提升的不仅是他的血肉强度,同样在壮大他的精神力量!

    他现在实力大幅度提升,连精神场域都要形成雏形了,在这些人接近的过程中,所有细节都被他把握到。

    所以他才皱眉,因为是一群相当的厉害的人物,训练有素,极其不简单。

    还好,他没有感应到杀意,这群人似乎只是提前进场,为了接应与保护某些身份不简单的人物。

    不然的话,王煊准备先行下手了!

    在他觉得终于有人要登场时,却发现又有五六批配合默契的人到了,分散到四周,这让他眼皮直跳。

    不久后,远处有人出现,在稀薄的晨雾与朝霞中,几道身影相当的美好,踩在柔软的草地上,年轻充满青春气息,着实吸引人的眼神。

    “是大吴,她在和人吵架?”王煊讶异,一眼就看到了身材较为突出的大吴,居然是她出现了。

    看样子是他多想了,那些人并不是为他而来,因为大吴与那几人并没有过来,还在争执中。

    “也不对,大吴们这些年轻人不至于让这么多厉害人物提前‘热场’,以及接应与保护吧,估计几位年轻人是意外闯入。”王煊猜测,应该是有大人物要过来,但几位年轻人意外提前到了。

    他不理会不关注,继续钓鱼……叉鱼,然后发给老陈看,锻炼老同事的血压以及心血管的承受能力。

    “嗯,大吴过来了。”王煊装没看见,继续连叉带钓,沉浸在悠闲的时光中。

    “小钟你别过分……”通过大吴的声音,王煊惊异的觉察到,与她争吵的人来头不小,丝毫不怵大吴,既然姓钟,该不会是昨晚送菩提观想法的钟家人吧?

    他蹙眉,大吴什么意思?与小钟争吵,然后将人引到他这边。按理来说,大吴并不想意钟家拉拢他,不愿双方接触才对,昨晚就曾亲临现场破坏气氛。

    他觉得,大吴这是有意的。她除了脾气大,胸襟大外,其实心思也很多,这该不会想借力吧?让他与小钟意外“折腾”起来,不欢而散。或者大吴知道小钟有什么“安排”,所以提前把她领过来,打乱节奏?

    王煊扔下老陈收藏级的珍贵钓竿不要了,转身就要消失,这地方又是大人物又是“有想法的年轻人”,都来凑热闹,他王教祖才不想介入呢。

    “小王!”大吴喊他,踩着草地来到芦苇塘不远处,向这边挥手。

    王煊叹气,然后坦然地转身走了过去,带着笑容打招呼,也彻底看清对面走过来的几人,果然都是年轻人。

    毫无疑问,在这个年龄段正是朝气与初步成熟并发的时期。几人中东西方方面孔都有,四名男子身形挺拔,即便有的人长相一般,但也气质出众,三名女子皆青春靓丽,很有活力。

    大吴与一个女子最为突出,而且风姿气质居然是走两个极端。

    灿烂的朝霞洒落,勾勒出大吴非常惊人的曲线身材,现在没有体现出她脾气大的一面,只是放大了她其他美好的方面。

    至于另外一个女子,素面朝天,模样极其的标致,青春蓬勃,漂亮的大眼十分纯净,像是一个刚高中毕业步入高校的学生。

    这种清纯的气质相当明澈,不施粉黛,妥妥就是新入学的高校校花。她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左右,长发飘飘,很容易将一些小男生与老男人击倒。

    无论是大吴,还是眼前的这个二十岁左右女子,都相当的出众,吸引人的眼神。王煊本着欣赏美好事物的眼光在看。

    他赞叹,两人气质与美丽走两个极端,并肩站在一起,还真是赏心悦目。

    像是初入高校的清纯女子微笑,在阳光下确实很静美,她礼貌而柔和地自我介绍,果然是小钟。

    钟情?王煊讶异,这名字……

    “一见钟情误终生,小王你可千万别被她的外表骗了,小钟向来是吃人不吐骨头。”大吴双手抱胸笑盈盈,上来就拆台。

    “钟晴。”小钟微笑着纠正与解释,是晴天的晴,她亭亭玉立,笑着道:“大茵茵最喜欢乱说话,平日还爱戏弄人,她脾气大,我怕她。”

    王煊心有感触,小钟看起来还像个学生,但是话里话外都体现出非凡的战斗力,大茵茵,脾气大,各种大,乱说与戏弄人,都给点出来了。

    大吴扬着雪白的下巴,拢了拢发丝,瞥了钟晴某个部位一眼,道:“小钟,别看面孔清纯,但也不知道骗了多少人,非常不讲究。”

    “小王,我告诉你,就在不久前,小钟还在算计你,心思太深沉,这完全受他们家老钟熏陶所致。”大吴噼里啪啦,战斗力爆表,在那里快速揭露一些事。

    此时,大吴的语速很快,阻止钟晴插嘴,可谓简单暴力,直接有效,道:“钟家的姑娘刚才正在与人商量,要找大高手掂量你的战力,检测你真正的实力,却还想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最后,她会在这个明媚的清晨出场,和你来一场美丽而又不经意间的相遇。不用怀疑,她肯定表现的得体大方,清纯真诚,给你留下个美丽灿烂的好印象后,挥一挥手,飘然离去。其实呢,本质就是想让你以后替她卖命而已,这很小钟!”

    王煊被惊到了,不是怕被钟晴算计,而是今天大吴战斗力超强,遇上小钟后竟然无比的好战好斗。

    今天继续努力多更新,接着去写,呼唤月票支持与鼓励啦,感谢。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亂了思绪、r小月月,谢谢盟主的大力支持,感谢。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