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只身凿穿所有阵营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草地很开阔,紧邻着芦苇塘,现在附近围满了人。

    躺在地上的几人被抬走救治去了,留下几摊血迹,充满肃杀之气。

    王煊向前迈步,一个人面对一群人,他依然无惧,眼神近乎实质化,目光所向,让人感觉刺痛。

    这是他精神力极其旺盛的体现,导致许多人都不敢与他对视,心神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现场寂静无声,没有人开口说话。他并没未刻意放轻脚步,相反落地沉重,起初还算正常,到了后面像是鼓声震动,有了某种韵律,那是一种特殊的节奏,让草坪都颤动了起来。

    “龙蛇并起!”钟晴身边的的老人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他看出王煊在蓄势,不爆发则以,一旦出手将雷霆万钧,如龙蛇并起,横击长天!

    钟晴身段修长,亭亭玉立,不施脂粉,清纯漂亮的脸蛋上写满惊疑,小声请教,为什么那个男子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练成两式散手?

    “古代有这种奇才,近代罕有传闻,连老陈都做不到。”老者严肃而又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他也练蛇鹤八散手,深知涉及到的发力、五脏共振等有多难,练到高深层次,传说张道陵的弟子可踢断山峰。

    “那还真是练旧术的奇才,将他拉入我的探险队中,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钟晴说完就不再说话。

    一群人被王煊一个人逼迫,感觉格外的压抑,待看到他脚下的草地出现很多条大裂缝后,一些人心颤了。

    “不过一个毛头小子,也敢这么张狂!”

    “没什么可忌惮的,既然他说要一个人与我们一群人切磋,那就教训一下他!”

    有人带头,大声呼喝了起来,再这么下去,他们都觉得会渐渐失去斗志,这太耻辱了,竟被一个年轻人压制到这种程度。

    轰!

    一个练铁砂掌的人第一个发动,这是一个四十六七岁的中年男子,其铁砂掌练到极其高深的层次,双手漆黑如墨,并且手背厚的像是大锤,无比粗糙,结出特殊的角质。

    他的的手掌像是黑色的闪电,几乎要击破音障,让这里空气剧烈震荡,气流暴涌,附近芦苇折断,景象惊人。

    这是一个真正的大高手,旧术练到这种程度,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非常少见了。

    喀嚓!

    然而,王煊一巴掌拍过来时,那漆黑如墨的厚重铁砂掌竟被直接挡住,并且发出骨裂的声响。

    砰!

    王煊第二掌拍出,这个人胸骨塌陷,整个人横飞出去十米远,摔进芦苇中。

    这一结果惊的许多人都心颤,但既然动手了,就不可能再临时后退。

    一群人冲了上去,有些人的确是高手,手掌发出蒙蒙光辉,向前劈掌时,体内有雷声若隐若无的传出。

    这明显是将体术练到一定层次的人物,他动用的菩提掌相当的厉害,威力奇大,朦胧间竟带着淡淡的佛光。

    另一边出手的人练的体术较为特殊,胸膛起伏间,口中喷吐一道白光,像是飞剑般向着王煊劈去,空气爆鸣,像是发生了大爆炸

    他蓄势很长时间,形成一种秘力,蕴在肺腑间,张嘴喷吐而出,堪比真正的剑光,能劈断铁石,斩人身躯轻而易举。

    而古代练这种体术的强者,在夜晚张嘴呼啸时,白光能直冲夜空数十山百米高,如一挂星河斩出,威能惊人。

    周围许多人都心惊,这群人果然厉害,其中一些大高手着实了得,让人敬畏。

    然而,王煊看到这些人各展手段后,依旧是无惧。他动用蛇鹤八散手中的龙蛇并起,手掌拍击在菩提拳上,喀嚓一声,那人的手掌折断,扭曲变形了,而后血肉更是爆碎出去一些,可见王煊这一掌多么恐怖。

    同一时间他避开那道白光,不是不敢挡,而是有些膈应,那是从对方嘴里喷出来的,他不愿沾染。

    所谓龙蛇并起,是连起来的杀式,王煊挥掌的刹那,腾空而起,在砰砰声中,四名高手先后倒飞出去,有的人肩头炸开,整条手臂几乎脱落,只连着少许的筋皮。

    还有人几乎被蹬穿胸膛,骨头彻底断裂并塌陷进体内,惨叫着,直接昏死过去。

    显然,王煊还是留情了,他尽管杀气沸腾,要在这里尽情搏杀,但终究不想满地残肢,成为修罗场。

    不然以他现在的手段,打在一些人身上,可能会让对方直接爆开,根本挡不住他雷霆万钧的龙蛇并起之势。

    王煊身在半空中,并不落地,以脚踏飞四位高手时,顺势借力在空中转折,再次踏向其他人。

    龙蛇并起,他的双脚像大蛇化龙,腾空而上,就此要遨游九重天,带着猛烈的罡风。王煊自跃起后,就没有落在地上,他在半空中不断转折,出脚无情,将一些高手踏飞出去。

    这完全是借势,整个人像是翱翔在这些人头顶上方,将所谓的高手的肩头踢的炸开,甚至手臂都要断落了,也将一些人的胸膛踩踏的凹陷。

    片刻间,十几人都遭受重创,各自横飞出去十米远以上,不是废了,就是需要紧急去救治,不然性命难保。

    呼啦一声,这群人刹那散开,这简直像是遇上一头人形蛟龙,凌空扑杀他们,都不带落地的,太恐怖了。

    “果然,他将龙蛇并起练成,蓄力而起,雷霆万钧,这些人根本挡不住,比我掌握的都有过之。”钟晴身边的老者深感吃惊,最后又叹息佩服起来。

    王煊落地后,一步就跃出去近十米远,直接就追上了那些人,这次他动用的是金刚拳。如果他再用出第三式蛇鹤八散手的话,估计会惊呆真正懂行的人,而短时间内初步与粗糙的练成两式,最起码在近古还有书籍记载。

    咚!咚!

    金刚拳这种体术同样威势十足,他的两个拳头带着淡淡的光泽,每次挥动时,都像是轰爆大鼓,响声沉闷,那些人根本挡不住。

    王煊一个人在这块草地上追杀一群人,他或挥拳震飞敌人,或者双脚凌空而起,踏向那些人,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这些人根本不够看,全被打崩了信念,大多数人满身是血,骨断筋折的躺在地上,也有些人崩溃,瘫软在地,再也不敢出手。

    “就凭你们这些废铜烂铁,糅合在一起,也好意思当人家手中的刀,根本不够看!”王煊落在地上,自身衣襟上有些淡淡的血迹,在战斗中避之不及,被那些人的血染上。

    “还有谁,练新术的人,背后鼓动这场风波的人,你们都可以过来,无论一个还是一群,我全接着!”

    王煊站在场中,看着人群外,眺望远处,他觉得的确还有人在盯着他,带着敌意,想下场又有些迟疑。

    他今天无所畏惧,真正要放手一搏,既然老陈想消费王教祖,那么就做好“兜着”的准备吧。

    果然,不久后共有四个人走来,一个金发男子三十几岁的样子,右手一划,手中竟出现一杆金色的长矛,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超自然物质的凝聚,这个人控物手段惊人!”有人低语。

    显然,那杆淡金色、有些朦胧的长矛并非实物,而是由超物质瞬间聚合而成。

    金发男子什么都没有说,隔着很远就直接投掷,一道金光向着王煊这里飞来,在他避开的刹那,金色长矛插入地面,轰的一声炸开,原地出现一个大坑。

    王煊从原地消失,直接冲向四人,速度太快了,在此过程中又有两根金色长矛飞至,被他避开一支,另外一支则一拳就给……打爆了!

    这一次全场沸腾,这位小王原来不仅脚掌厉害,拳头也如此恐怖,简直是……人形粉碎机,没有多少人敢正面撄锋。

    刹那间,王煊杀到,只身独战这四大高手。

    几人都有非凡手段,有人精神力旺盛,干扰王煊,有人双臂间竟蔓延出银色的锁链,像是蛛网般刹那将王煊覆盖,捆在银链中。

    砰!

    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欣喜,王煊猛力挣动间,便将锁链直接扯的崩断,它依旧是超物质化成的。

    当他这样冲到四人近前后,一切都早已注定,在砰砰声中,新术领域的四位大高手全部被打穿,跌落在数米之外。

    王煊一个人将他们横扫,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

    “还有没有人?!”他杀气腾腾,准备前往深空前尽情大战一场,无论留下什么烂摊子,他都不管了,有事尽管去找老陈!

    一时间,这里安静了,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直到片刻后,有人走来,身穿银色甲胄,通体锃亮,居然在散发淡淡的光辉,一看就知道有些非凡。

    这是一个男子,戴着头盔,将面部都遮住了,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很清澈,他开口道:“我是为了真正的切磋而来,没有其他目的。”

    他没有急于动手,道:“这是超物质甲胄,以超越机甲的稀珍材质炼制,可承载超凡物质,比最小型的机甲厉害,你要小心了。”

    他说完就扑了过来,速度太快,银色甲胄承载着超物质,可让他展现出非凡的力量与速度,除非消耗完。

    咚!

    冲到王煊近前时,他一拳轰来,同时出脚,有龙蛇并起的架势,显然他练过蛇鹤八散手。

    王煊避开,快如闪电,一脚扫出,击在这个人的腰部,爆发出剧烈的银色光芒,有强大的气流波动。

    不愧是超物质甲胄,挡住王煊这一脚后,银色甲胄并没有破损,依旧锃亮,流淌雪白光华。

    这个人反应不慢,旧术手段了得,同时眉心光华大作,那是精神冲击波,经过特殊的甲胄加持,明显将他的精神力量提升与放大了。

    这个人练旧术,也精通新术,此外还穿着特殊的甲胄,综合实力确实很强,远超刚才那些人。

    咚!咚!咚!

    最终,王煊徒手硬撼超物质甲胄,与这个人碰撞,这惊呆了很多人,尤其是钟晴,她瞳孔收缩,因为这种甲胄就他们家族参与研制的。

    并且,她认出甲胄中的人,是家里耗费资源培养的“自己人”,是她的亲弟弟,居然忍不住跑去和王煊切磋。

    咚!

    杀到最后,王煊数次踢中超凡甲胄同一个位置,最终让其胸膛部位光芒暗淡,且发出了喀嚓声。

    钟晴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怕她弟弟被王煊一脚踢穿胸膛,因为小王的脚太出名了。

    事实上,王煊确实没怎么留情,数次踢中一个位置后,最后一脚扫出,轰的一声,将超凡甲胄踢的崩开,一个年轻的男子跌落出来。

    他就要再去补一脚,一个老者跃起,挡在前方,跟他激烈交手。这让王煊相当的惊讶,对方居然练成完整的蛇鹤八散手,是一个真正的超级高手。

    在与他激烈的碰撞中,这个老者居然生生扛住了,直到最后被王煊一脚蹬出,稍微擦中肩头,才踉跄着倒退出去。

    老者险些摔倒在地上,露出震惊之色,连他都挡不住这个年轻人?在他看来,这简直……比年轻时的陈永杰还要高出一截!

    王煊一跃而起,向着那个年轻人而去,但最后关头他决定留情,没有动脚,而是随意拍出一掌。

    但凡出手者,不受些伤怎么行?这是王煊充分给予老陈同志的“照顾”,既然这里的人下场了,他自然有义务“教育”一番,最后由老陈去兜着。

    一道身影迅速冲来,很快也很坚决,拦阻王煊,挥动旧术拳印,也动用新术中的某种手段,撑开一片光幕挡在那里。

    王煊的巴掌落下,击溃光幕,认出她是小钟——钟晴。

    他还真怕一巴掌将她拍出问题,如果真打死,估计老陈也要跳脚,毕竟这可是超级财阀的人,让老陈去接盘也够呛。

    王煊适时收手,但却没有全面撤手,准备顺势给小钟来一下,不轻不重,她应该没什么大事儿,会完全让人觉得小王已经尽力收手,最后实在没收住所致。

    主要是因为,小钟曾经打过他的注意,现在顺势略施薄惩,同时也吓下老陈,给他找点麻烦,不然真以为王教祖那么好消费啊?

    所以,凌空扑击下来的王煊,按下来到巴掌尽管在向回收,可还是不可避免的落向小钟那张清纯且极其美丽的俏脸。

    钟晴脸色刹那发白,如果打在脸上,就冲这位的手劲,大概要给她彻底毁容,甚至半张脸都会消失,她简直吓坏了,尖叫起来。

    不得不说,那个练成蛇鹤八散手的老者真的非常厉害,关键时刻出手,在后面拎住小钟的衣领,将她硬生生提起向后退去。

    但他终究也是脸色发白,心慌的厉害,有些手脚忙乱,将小钟提的过高了。

    王煊的手掌擦着小钟的面庞落下,然后砰的一声,给她的心口来了不算重的一巴掌,这次确实是无意,只能怪老者强行干预导致了这场意外。

    “啊……”小钟惨叫,主要是吓的,她很清楚这位小王的手段,动辄就将人胸膛击穿,或者打爆。

    她一个姑娘家,如果被打爆,她简直不敢想象。

    “那么重的金刚拳,完了,小钟肯定爆了!”远处,大吴适时喊道,声音中居然有些……兴奋,她相当的开心。

    这是个长章,求下月票啦,感谢。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