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宝藏少年
作者:辰东      更新:1970-01-01 08:0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大吴虽然压低声音,但是现场没有其他人开口,非常安静,所以她的话语清晰地传到不少人耳畔。

    爆了?!钟晴听到后眼前发黑,差点就昏死过去,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精神恍惚,面如土色。

    王煊第一时间将外套扔了过去,盖在小钟的身上。

    还好,这里靠近芦苇塘,并没有其他人,钟晴背对观战的众人,倒是不担心刚才出现什么尴尬事件。

    大吴与钟晴私下里斗的非常厉害,每次见面都几乎要动手,吃过数次暗亏的大吴第一时间走了过去,表达“同情”。

    路过时,她瞟了王煊一眼,那可真是赞赏有加,眉飞色舞,连眼神都快会说话了:小王干的好!

    小钟双眼无神,感觉心口剧痛难忍,她现在先入为主,正万念俱灰呢,看到大吴走了过来,更加愤懑。

    “没事儿,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大吴安慰,简直是毒嘴。

    然后,她快速动手掀开那件外套,认真的瞄了一眼。

    大吴非常失望,原来小王留情了,也就打爆部分衣物,没有真将这个难缠的小钟打爆。

    她叹气道:“本就不富裕的地方更贫瘠了。”

    钟晴听到后简直要疯了,双目喷火,恨不得竟大吴一脚揣进芦苇塘中,在平日的针锋相对与私下的较量中,从来都是她占上风,但今天她却痛苦的想哭。

    大吴的到来,深深地刺激了她,钟晴开始恢复些精神,低头去看“残酷的现实”,结果直接看到王煊扔在她身上的染血的外套。

    小钟看到这个怎么受得了?直接翻白眼了,身体向后倒去。她终究还是有些心神恍惚呢,没有意识到这是别人的外套。

    提着钟晴、让她没有软倒在地上的老者,瞪向小钟这位来捅刀的“黑闺蜜”。

    他冷哼一声,掐钟晴的人中穴,同时扫视四周,警告所有人不要胡说八道,并阻止大吴再接近。

    远处青木擦冷汗,暗叫糟了,老陈兜的住吗?那女孩无比凄惨,血腥收场,估计老陈也得头疼。

    果然,王教祖不是那么好支配的!青木感慨,然后赶紧拍照,为老陈报信。

    一刹那小钟便醒来,看到大吴就在眼前,又看到对面站着的动辄打穿人胸膛的小王,她情绪起伏剧烈。

    “没事儿!”老者赶紧安慰她,虽然说他没法去看,但是最后关头他感觉到了,那个年轻人及时收手,不可能将人打坏。

    小钟看到笑吟吟的大吴后,她快速冷静,心神全面恢复,她认出这是谁的外套了,同时也也意识到没出“大事儿”,顿时就想将外衣给扔了,但看到眼周围的众人,她又不得不抱紧带着男人气味儿的外套。

    她快步离去,这地方没法呆了,实在让她下不来台。估摸着要是传到新星去,一群朋友与姐妹不知道会说什么呢。尤其是有吴茵这个大嘴巴在现场,肯定要为她满世界宣传,这妥妥的就是一段黑历史。

    “吴茵,我们聊一聊。”她离场时喊上吴茵,决定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堵上对头的嘴。

    老者赶紧跟上,怕两人半路打起来。

    王煊没说什么,这种事儿越解释越尴尬,他无所谓,一切有老陈解决,自己也就损失件外套罢了。

    “小钟可以啊。小王人称爆胸脚,碎胸手。你是唯一硬扛下来而无恙的人,果然比钢板还结实!”

    在路上钟晴就差点和大吴打起来,幸亏老者跟下去了,不然免不了发生一场豪门千金间的流血事件。

    “行了,别生气了,我给你道歉。”大吴凑过去,和钟晴越走越远,隐约间有最后的声音传来:“我刚才看了,不是什么坏事儿,对你来说,打肿即美容!”

    这话太狠了,以王煊的耳力自然听到了,连他都觉得今天大吴杀伤力十足,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不可避免,两女真打起来了,钟晴第一次在吴茵的嘴巴下吃大亏,受不了她,恨不得立刻解决掉她。

    ……

    超物质甲胄碎片间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超乎想象的稚嫩,也就十六岁左右,脸蛋很漂亮,眼神灿灿,看着王煊,一副看到“奇珍”的样子。

    王煊已经意识到,这是钟家的人,不然的话钟晴与那名老者不会那样焦切相救。

    他不得不郑重起来,财阀的底蕴太深厚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就已经算是一名高手。

    “我叫钟诚。”少年自我介绍,竟有些腼腆,想和王煊学旧术,向他讨教怎么才能最快的进入状态,学成那些繁复与强大体术。

    蛇鹤八散手是钟家的收藏,钟诚很清楚,这是张道陵留下的体术,极其难练,刚才的那位老者钻研了很多年才有成。

    王煊听到钟诚这个名字,顿时想到秦诚,不知道他在新月怎样了,想来那里有虎狼大药,近期秦诚一定是痛并快乐着。

    “我也只是随便练练。”王煊转身,准备离去,不想与这个少年过多接触。

    附近,许多人听到后,心中很不是滋味,蛇鹤八散手那是什么等级的经文?道教赫赫有名的护教体术之一!

    “我家有很多孤本秘册,那些房间都快装不下了,有不少经文比蛇鹤八散手更复杂与深奥,从来没有人能练成。”钟诚稚嫩的面孔散发着青春的光辉,带着渴望与希冀之色,道:“如果你能教我窍门,让我也能快速练成那些深奥的经文,我可以带几部失传多年的顶级秘笈给你看。”

    周围许多人听到后,心中都是一颤,钟家的收藏谁不知道?先秦时期两部完整金色竹简中的一卷就在他们家,就更不要说其他典籍了,真的太多了,全是“名篇”!

    一些人眼神火热,这简直是一个宝藏少年!

    但也有很多人冷笑,钟家的东西那么好拿吗?

    王煊略微驻足,但紧接着又迈出脚步,他很清楚,别看这少年眼神清澈,略显害羞,大概都是装的。

    他才不信从那么复杂家族中走出来的年轻人会很单纯,估计人不大,心却也不小,但想效仿老陈钓鱼?还是嫩了点。

    他压根就没指望从这少年身上得到什么经文,不太现实,估计就是能降服这少年,钟家也绝不允许收录的各种强大经文流传到外边。

    所以他没打算费那个力气,礼貌性地点了点头,道:“行,下次你来找我时,带两本超越蛇鹤八散手的强大秘篇,我们相互印证与交流。”

    少年看出他的敷衍,跟过来小声道:“我姐姐那边,你不用担心,她一向通情达理,而且我也会开导她的。”

    王煊瞥了他一眼,王教祖是什么人,会怕你姐姐?教祖坐下老陈就足以解决一切!他淡淡地开口,道:“让你姐姐把衣服洗干净了还我!”

    少年发呆!

    青木看到这里后,感觉小王太坑了,似乎觉得惹出的麻烦太小,尽可能的为老陈提升难度系数。

    “你该不会是想故意引起我姐姐注意吧?”钟诚追了过来,低语道:“只要你让我练成蛇鹤八散手以及另一部名为《长生经》的先秦秘篇,我便可以帮你,比如可以送你我姐姐自己私人珍藏的写真。”

    这小子有毒啊!王煊看了他一眼,道:“下次带着秘篇绝学来找我!”

    然后他直接离开,心里琢磨着,有找机会得“教育”一下这个少年,严重缺乏社会毒打,还想算计王教祖?太嫩了!

    周围许多人都让开道路,现在的小王绝对让人敬畏,这次是实打实的战绩,他展现出来的实力远比在帕米尔高原时更恐怖!

    人们认为,他上一次有意低调,如今的他在老陈病危时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这简直是年轻时期加强版的陈永杰。

    钟晴的房间中,她换好衣服后,依旧在生气,穿着高跟鞋狠踩王煊的那件外套,鞋跟将地板都戳了很多个窟窿。

    大吴横躺在沙发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摇动着手中晶莹的高脚酒杯,浅饮一小口酒,道:“行了,你别生气了,如果你有志气的话就不要和我争这个人。因为你知道,我们家确实需要这样的旧术高手加入探险队去救急。不过说起来,他表现确实不错,在这个年龄段算是个宝藏少年了,既能杀强敌,也敢打小钟,嘿嘿!”

    钟晴冷笑,道:“吴茵,你就不要多想了。他都打过我了,还不去我的探险队效力?说不过去!”

    “你和我争,我就去新星说一说你这段黑历史!”

    “我不怕,你也有黑历史在手中。上次你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狼狈落进湖中,被我的人拍下来了!”

    “小钟!”

    ……

    老陈在病房呆的很不安稳,他已经得到青木汇报,小王连钟家人都照样开膛,让他真的有点坐不住了。再等下去的话,王教祖会不会上天啊,接连杀财阀中人?

    想到钟家,他自然不可避免的想到自己的师傅,因为“神秘接触”,一转眼消失三十年了。

    老陈叹气,颇为伤感,他师傅还能出现吗?当年他师傅与他,同钟家合作,再加上有关部门一起出动,结果却损失惨重,旧术领域折进去一大批高手。

    那一次神秘接触,钟家的超级战舰都接连被吞进去两艘,将最惜命的老钟——钟庸,吓了个够呛。

    王煊回来了,道:“老陈,帮你解决问题了,你也赶紧帮我解决去新星的各种麻烦。对了,今晚你留意点,别真让大宗师甚至是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混进庄园中大开杀戒。”

    说到最后,他变得严肃起来,这不是没有可能,对方的路数怎么可能只有这些?现在估计都只是试探呢,看看虚实,测试水深。

    “就怕没人来,来了一个都走不了!”老陈杀机毕露。

    “老陈,我都要走了,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王煊问道。

    老陈微笑起来,道:“你想知道什么,神秘接触还是旧术领域的境界划分?”

    王煊顿时瞪圆眼睛,神秘接触?他以前压根就没有问过这个问题,老同事现在抛出来,明显是故意诱惑他,严重缺乏道德!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xs.com)